第159章 即将突破(1 / 1)

霸武 开荒 2218 字 9个月前

“为何要惶恐?媚娘你未做亏心之事,何需畏惧?”

上官神昊背负着手,立在窗栏前眺望远方。

吴媚娘的这间‘战纹阁’临河而立,风景不错。

吴媚娘一声苦笑:“今日上官家一千五百名家兵,合同附近天平军三千兵马杀至古市集,内外排查封锁,如天罗地网密不透风。如今谁不知上官家主雷霆震怒?试问媚娘又怎么能不惶恐?”

吴媚娘随后神色一肃,语声慎重道:“如果上官家主要问杀死上官龙戬的凶手是谁,媚娘是真不清楚!这个五品阶位的高手,像是从石头缝里面冒出来的,不在媚娘的耳目当中。更何况——

逆神旗风波未平,如今潜伏于秀水郡未显山露水的高手至少十位,媚娘也只能通过些许蛛丝马迹,窥得其中部分人的行踪。却还有些人,精擅于藏踪匿迹。”

她没有提自己曾受人委托,关注上官龙戬行踪一事。

吴媚娘绝不敢透露半个字。

如果上官龙戬之死,正是楚希声所为,她吴媚娘岂非是帮凶?

如果不是,那就是自找苦头。

这次真被那家伙给坑惨了——

“有道理!”上官神昊微一颔首,他认为吴媚娘之言还是实诚的。

“我现在想知道的,就是郡内所有四五品高手的情况,尤其事发之时他们的行踪,下落,方位,越详实越好。”

“您等等!”

吴媚娘稍一思索,就走入到了内间。

她在里面的藏书架上翻寻了片刻,就拿出了几迭文档,送至上官神昊的面前。

“上官家主想要知道的,都在这里面。”

上官神昊稍稍翻阅,就眼现出满意之色:“不错,媚娘你的消息渠道果然强于我家。我竟不知北天门与无上玄宗,也有四品高手进入我郡,多谢了。”

他从袖中抽出了一迭银票,随手丢在了旁边的桌上。

而就在上官神昊准备离去之际,楚宣节忽然开口询问:“我听说你是秀水郡消息最灵通的万事通?伱应该知道我族弟楚正阳之死,媚娘你如果有什么线索,我愿重金求购。还有戾太子遗党,你是否知道他们的行踪?”

吴媚娘愣了愣,随后摇头:“楚正阳乃临海郡千户,我对隔郡的事关注不多,不知究竟。不过外界猜测,楚正阳之死,可能与司徒礼一案有关。那座九品秘境的惨案不同寻常,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做得出来的。至于戾太子遗党——”

她皱了皱眉头:“楚大人你可以自己去查,事涉‘刀剑如梦’,媚娘还想多活一段时间,不敢透露半字。”

楚宣节闻言微一颔首,随着上官神昊一起走出了这间‘战纹阁’。

吴媚娘虽然没有透露半字,可此女的态度,其实就已经暗示了临海与秀水郡确实有戾太子一党活动。

不像是锦衣卫与六扇门,一直都是查无所获——

之前那几句话,也给了楚正阳新的思路。

也就在下楼之后,楚宣节若有所思的回望身后:“这女人有点意思,她是哪路人马?一个区区的战纹师,居然能有如此广阔灵通的人脉,勾通东州八郡?”

上官神昊则神色平静的走下楼梯,然后在门口一个细小印记上指了指:“是这家的。”

楚宣节凝神注目,发现那是一个细小的‘机’字。

这个字不但微小,还很模糊,不注意的话几乎无法察觉。

楚宣节哑然失笑:“原来是天机馆,天机道人的部属。”

天机馆不单经营着《天机武谱》,更将这世间的各种消息情报,做出了上千万两魔银规模的生意。

※※※※

胡侃兄弟二人做事利落,当天上午就为楚希声联络好了论武楼的董临山。

双方约好了次日夜晚,在古市集会面,地点定在临河的酒楼‘知味居’。

不过胡侃兄弟明早就得乘船离开秀水,肯定没法赴宴了,只能由楚希声自己前往。

此时上官龙戬身亡的风波,已经扩散到郡城。

整个秀水郡城内风声鹤唳,剑拔弩张。

楚希声去福满香包子铺买狸肉蒸饺的时候,望见大量上官家的族兵走上街头,都是全副武装,目光森冷的扫视着街上的行人。

楚希声不以为意,上官家的这副做派,并非是认为全郡戒严能查出什么,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提醒全郡上下,上官家的势力声威,不容轻犯!

人们也确实噤若寒蝉,在街道上行走时都目不斜视,不敢言声。不过等他们离开街道,还是一样的吃瓜议论,甚至是幸灾乐祸。

楚希声则吃着酸酸的狸肉蒸饺,神色满意的走回武馆。

在福满香包子铺买四笼狸肉蒸饺这个暗号,是领取薪俸之意。

曹轩还真给他发钱了,两个人的本俸加上补贴,合计四百五十两,以后每个月都可以领。

这虽然没有生死擂赚得多,却胜在细水长流。

何况自他一刀斩了陶员,左衙内已经一个多月没为他寻到合适的对手,没人敢与他打。

楚希声现在都有点后悔,当初在台上真该装模作样的应付几个回合的。

而锦衣卫这份薪俸,只要曹轩不嫌他们兄妹光吃饭不做事,楚希声就可以一直领下去。

唯独这狸肉蒸饺的滋味一言难尽,食之略酸,弃之可惜。

此时武馆内部的气氛,也有些沉重。

道路上诸多武馆弟子,也都在交头接耳,议论此事。

上官龙戬不但是上官家的嫡子,还是武馆的学生,排位靠前的三叶内门。

此人的身亡,对武馆弟子们的冲击还是很大的。

楚希声则心态如常,一切照旧,平时该做什么还做什么。

直到次日傍晚,楚希声先是去楚芸芸的房间前面看了看,发现楚芸芸还是在内盘膝端坐,专心致志的凝练真符。

楚希声凝神细望,发现那五个符文已经有了凝结一体的趋势。

他不由唇角微扬,知道楚芸芸已突破在即,估计就在这一两天的功夫。

楚希声没有打扰,直接出了门,前往城东码头。

换在一个多月前,刚打完那场生死擂的时候,楚希声肯定不敢独自前往古市集。

他走在古市集的街上,肯定会被那些愤怒的赌徒们撕碎。

不过在时隔一个多月后,这场生死擂的影响已经淡去。且如今古市集那边,还有大量天平军的将士入驻,那些平时跋扈嚣张的江湖人物也会收敛许多。

不过就在楚希声走出武馆大门的时候,陆乱离却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