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天机武谱(1 / 1)

霸武 开荒 2520 字 10个月前

楚希声来到胡侃与胡来房间的时候,发现两人正在房间里收拾衣物与随身用品,打成包裹。

楚希声稍稍惊奇,却没怎么在意。

正阳武馆的弟子不像是他们兄妹,无根无萍的,偶尔他们也会返家居住。

在双方落座,问候寒暄之后,楚希声直接开门见山:“二位师兄,我私下猜度你们的消息如此灵通,耳听八面,想必是与秀水郡各地的包打听与万事通关系不错?我有一桩事,想要拜托二位师兄帮忙。”

胡侃闻言神色狐疑:“我们在秀水郡地方,确实是有不少朋友,不知楚师弟要我们帮什么忙?”

“还能是什么,请二位助我扬名!”

楚希声笑道:“楚某愿以重金请二位帮我联络这些包打听与消息贩子,帮我宣扬名望。”

胡侃与胡来就不禁对视了一眼,各自挤眉弄眼。

胡侃心想:看吧,这就是典型的好名之徒,喜出风头,之前还嫌我们兄弟炮制的传言把他拔得太高,现在却又食髓知味。

胡来则暗暗佩服,忖道还是他的兄长看得准,这个人的性格果然是贱贱的。

胡侃随后却摸着他的八字眉,一声苦笑:“这可真不巧,如果楚师弟早来三天,我二人倒也能帮得上忙,不过现在,我们怕是无暇为你操持此事。”

楚希声就若有所思的往袖子里掏银子。

胡来赶忙摇手:“楚师弟,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其实明日早晨我们就得从秀水出发,乘船去京城,确实抽不出空了。”

“京城?”楚希声疑惑的挑了挑眉。

他很好奇,不过主动开口问的话就有点冒昧了。

胡来的八字胡却得意的舞了舞:“我二人已蒙天机道人开恩,收录入天机馆做文员,还被他收为记名弟子,必须尽快赶去京城拜师不可。”

“天机道人?”

楚希声吃了一惊。

这是一位一品术修,天榜排名五十六位,是一位已经活了将近九百年的老神仙。

其人创下的天机馆也很出名。

数百年前,天机道人愤恨于《论武神机》排名失实,朝廷有操纵各大榜单的嫌疑,自己创了一本期刊叫做《天机武谱》,与朝廷把控下的《论武神机》打擂台。

上面也有天榜,地榜,黑榜,名侠榜,青云榜等等,也有武道名家讲解武学。

数百年来,《天机武谱》已享有极大声誉。

在许多江湖人物眼里,认为《天机武谱》更加权威真实。

不过这本刊物已经在四百年前被朝廷封禁,如今只在京畿与河洛二州,以及北方诸州的黑市流传,东州是见不到的。

不过也有些不差钱的势力,会托人在京畿附近购买《天机武谱》,可与朝廷的《论武神机》交相印证,了解江湖形势。

这对兄弟,居然被天机道人收为记名弟子?这可是大缘法,足以轰动整个正阳武馆。

胡侃的笑容也掩不住,得意洋洋:“我二人原本只是对天机馆很感兴趣,试探性的整了一本秀水郡人物志,托人给天机馆寄了过去,意图求职。不意竟得了天机老人的青眼,收为记名弟子。”

楚希声暗忖这对兄弟的求职之法很6啊,而且是直达天听,入了总裁法眼。

如此看来,这两人的灶必须烧暖了。

《天机武谱》的排名,可是极有权威的——

“这可是大喜事!”

楚希声从怀中掏了一张百两的银票,随后想想又觉不够,拿了二百两的银票出来:“二位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连声不吭一下?我这里也没做准备,区区薄礼,聊表敬意,算做二位前往京城的程仪。”

“这怎么好意思?”胡侃与胡来见状都吃了一惊,赶忙拒绝:“这钱实在太多了!我二人真不能收。”

楚希声的神色慨然大气,不容置疑:“拿着!所谓京城居大不易,二位日后在京城居住,还是得有点银钱傍身。

不过二位去了京城,有机会可要帮师弟我多多扬名,我现在已上了东州青云榜,可无相神宗直升内门的名额,却都盯着《论武神机》的总榜与《天机武谱》挑人,我现在的名望还差一点。”

胡侃的浓眉微扬,忖道原来是为这个缘故?

他心内释然,楚希声竟是打算绕过‘记名弟子’,‘外门弟子’两个坎,直升内门,怪不得如此好名——

他于是心安理得的将银票,塞到了袖子里面:“楚师弟放心,我们是什么样的交情?!只要有机会,我二人定当全力为你宣扬。有家乡人登上《天机武谱》的榜单,进入无相神宗内门,也是我二人的荣耀。”

此时胡来的神色微动:“其实师弟刚才所求之事,并无需经我二人之手。师弟与吴媚娘交好,大可委托媚娘去办,她的排面可比我们大多了,且人脉覆盖东州。”

楚希声忖道他岂能不知?

问题是吴媚娘收费贵啊。

就为了打听上官龙戬行踪一事,就收了他一千五百两魔银。

何况他现在也有点心虚不敢去找这女人——

不过胡侃接下来的话,却让楚希声神色大动。

“还有秀水郡论武楼的董临山,据说近日因东州论武楼主暴病身亡之故,谢楼主即将调任东州,担任东州副楼主。秀水郡论武楼则由董临山接手。”

胡侃抱了抱拳:“我二人恰与董临山有点香火情面,可以在临走前,为两位引见。”

楚希声心神一振,忖道这真是意外之喜!

数月前他得知谢真卿的身份,本是想要过段时间摆酒设宴,与谢真卿缓和一下关系的。

结果这次回秀水郡,就得知叶知秋揍了谢真卿一顿。

楚希声心知这梁子是彻底结下了,所以没去自取其辱。

他对《论武神机》已经放弃了,随缘!他们的青云榜爱怎么排名就怎么排名,别往下掉就可以。

可如果董临山接掌秀水郡论武楼实权,这桩事似乎又有点搞头啊——

※※※※

同一时间,楚希声心虚不敢见的纹身师吴媚娘,面色正阴沉似水。

她早在松竹馆火起之刻,就已接到了准确消息,上官龙戬连同他的护卫,都全被斩杀于松竹馆。

吴媚娘一时惊疑不定,对上官龙戬下手之人,该不会是楚希声吧?

否则这家伙为何要从她这里买情报,关注上官龙戬的行踪?

问题是楚希声的修为,仅仅八品!

这兄妹二人初来秀水郡时生活困顿,不像是有背景的样子。

不过之前楚希声曾从她这里买了情报,去了火骨窟。

莫非自己猜测有误?

当时救陆乱离脱困的,并非是‘刀剑如梦’陆沉的旧部与太子遗臣,而是楚希声的身边另有高手,击退了血风盗与白云寨?

又或者,助楚希声杀死上官龙戬的,就是陆乱离背后的太子遗臣?

吴媚娘此时却按下了这些猜测,看向了眼前两个客人。

“不意二位贵人居然亲身至此,真令我家蓬荜生辉,也让小女子惶恐不安。”

她的眼前,是一位面貌白皙,气度儒雅冷峻的中年人。

——这是上官家主上官神昊,他那双柳叶眼开阖之间,寒光四射。

另一位年纪二十五六,五官棱角分明,眼眸乌黑,鼻梁高挺,右眼下有一条细小的疤痕。

他穿着一身威武的战甲,身躯高大矫健。

——这是京城来的忠武将军楚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