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更上层楼(1 / 1)

霸武 开荒 2643 字 10个月前

陆乱离今天换了一套月季首饰,月季花纹的衣裳,她眼神狐疑的看着楚希声:“你打算去哪?你这几天好奇怪,一直都紧绷着神,是在防备什么?”

楚希声愣了一楞,摸了摸自己的脸:“我有吗?”

他觉得自己还是很正常的,杀人之后,一切举止都如常态。

陆乱离却一声嗤笑:“你当我看不出来?伱这两天看起来是很正常,若无其事的,其实时时刻刻都在保持警惕,一直都有意无意的观察周围环境。”

这家伙的异状,别人看不出来,她却一眼就能洞悉。

楚希声则忖道这丫头的观察力居然这么敏锐。

不过自己也当引以为戒,他自以为正常,可在熟悉的人眼中破绽百出。

他当即打了个哈哈:“我是在练习神识感应呢,叶教头说神识感应当藏于动静之间。高明的武修都会形成本能,无论吃饭睡觉,片刻都不会松懈。

她说我在神意方面颇有资质,让我多加练习,没想到被你看出来了。”

陆乱离闻言半信半疑,忖道倒是有不少人通过这种方式练习。

不过楚希声还太早了点吧?

他的神识之力,还没法时时刻刻都维持感应状态。

楚希声接下来却语声一转:“你来得正好,今夜我与人有约,要去古市集知味居喝酒。要不你陪我去一趟,算作是陪客?”

他说话时,斜目看了陆乱离一眼。

楚芸芸说这女孩的修为,已经是六品下了。

——十五岁,术武双修的六品下!骇人惊闻。

楚希声十五岁登上青云榜八十九位,按照他的标准,这女孩能排到什么位置?青云总榜的前十?

不!名侠榜都有她一席之地了。

不过拉上这个保镖傍身,似乎也不错。

虽说现在距离那场生死擂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可难保不会有意外发生。

且听说杀生楼对他的悬赏,已经达到一万五千两,让人背脊生寒。

楚希声自忖他的实力已经很不错了。

武道宝库里也有一张‘秦沐歌十一岁人物卡(强化版)’傍身,自忖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危险情况都能应付。

可有现成的保镖,何必浪费那六百个武道点?

陆乱离的注意力果然被引开:“去古市集喝酒?”

她上下看了楚希声一眼。

这家伙穿着一身白衣,披着‘聚神帔’这件白色大氅,身姿笔挺如松竹,竟是白衣胜雪,衣袂翩跹,风骨卓绝。

——打扮的这么骚包,他约了谁喝酒?

古市集,不会是那个吴媚娘吧?

陆乱离稍稍思忖,就应了下来:“也好!本姑娘刚好无聊,就陪你走一遭。”

刚好食堂里的饭菜她也吃厌了,去打打牙祭也不错。

知味居那地方的酒菜还是很有名的,在整个秀水郡范围可以进入前三。

陆乱离思及此处,不禁口舌生津,反过来催促楚希声:“快走!再晚就没渡船了。”

楚希声哑然失笑,当先往城东码头的方向走去。

不过就在两人搭上一艘渡船的时候,楚希声忽然心神微动,看向了后方。

他的神念,感觉有什么人在盯视着自己。

不过当楚希声回头扫望,却毫无所获。

而此时在百丈之外,一个隐秘的角落。

‘灵眼’收回了视线。

他转过身,回望着远处一位头戴斗笠,蒙着面的高挑男子:“不打算在江上出手吗?我可以用秘法使唤水中的何罗鱼帮你,这次他身边,没有左衙内的护卫,是最好的出手时机。”

他是刺杀楚希声失败的‘血眼蛇’中的‘灵眼’,这次是受雇于眼前的这位蒙面男子。

蒙面男子却语含不满,冷眼扫了他一眼:“我雇佣你,是为让你帮忙盯人,不是让你来教我怎么做。你当我是你那两个横死江中的同伙?”

‘灵眼’闻言面色一僵,双手上瞬时青筋暴起。

可灵眼随后就平复了怒气。

他的雇主,虽然一直未透露身份,灵眼却猜测此人,一定是‘穿心剑’李牙,杀手楼的七品金牌杀手。

蒙面男子随后双手抱剑,目光悠然的望向远方:“我收到消息,最近有大势力要对楚希声下手。他在城中武馆里面躲着还好,去了古市集,是自取死路。”

灵眼闻言一愣,随即就明白了李牙之意。

这位‘穿心剑’是与他们前次一样,在杀生楼缴了保证金的。

按照杀生楼的规矩,只要目标人物在一个月内死亡,就可认定李牙完成悬赏。

这是因许多杀手的手段额外高明。

他们杀人的方式不显山不露水,不会留下一点痕迹。

目标要么是死于意外,要么是死于疾病,甚至是在一次不凑巧的江湖争斗中丧命,过程自然而然。

就比如灵眼,就常操纵何罗鱼,在江上袭杀目标。他人只以为是妖兽杀人,其实是人为所致。

所以只要是交过保证金的悬赏,杀生楼从不以人头与信物来认定悬赏的结果。

李牙这是在等楚希声的死讯,白拿那一万五千两魔银。

※※※※

楚希声登上渡船之后,就有些神思不属。

不知为何,他感觉浑身都不爽利,不自在,还稍微有点心烦意燥,难以定神。

楚希声不知这正是‘太上通神’对危险的预知,他没有在意,一路来到了知味居。

董临山对他这个青云天骄还是很卖面子的,已在知味居的包厢等候多时。

不过当两人走入到包厢内,望见里面坐着的一个窈窕身影。

楚希声心头顿时一跳,微觉心虚,忖道这女人怎么在这?

这秀水郡的圈子可真小啊。

陆乱离的眼神,却是微微一凝。

——那是吴媚娘!

她还真没猜错,楚希声来古市集,果然是为与这女人见面。

吴媚娘则笑盈盈的,毫无异色。

楚希声也若无其事,与董临山施礼问候,热情洋溢的道着久仰。

等到双方落座,酒过一巡,董临山就神色为难道:“楚少侠这次邀我见面,想必是为这一期的论武神机,青云榜名次而来?

不过这桩事,我却是帮不上忙。这次你在青云榜的排名是第八十三位,是由我们家的楼主亲自拟定,距离发售日期也只剩下五天,几近于定稿付印了。

说实话,以少侠现在八品下的修为,在临海九品秘境中展现的实力,这个排名还是很公允的,甚至是有些低了。”

他以为楚希声来见他,是为降低在青云榜上的排名。

论武神机青云榜有个名号,叫做猪头榜。一旦上榜,大多都会在两个月内被揍成猪头,甚至有性命之忧。

名侠榜更惨,叫做杀猪榜,死伤率更大。许多人才刚上榜,下个月就会传出死讯。

所以一般的寒门子弟,除了一些特别狂妄,对自身实力特别有自信的,大多都不喜自身在青云榜上排位太高。

且这次谢真卿确实没有因私废公,很公允的给楚希声排定榜单。

她虽然恨透了这对师徒,却只是动用关系,把叶知秋给告了。

让董临山吃惊的是,叶知秋的背景也很硬。居然没被除职,而是由正职改为试职,其实毫发未损。

楚希声闻言一愣神。

他在青云榜的排名只到八十三?从八十九到八十三,居然只升了六位!

谢真卿这女人,果真靠不住。

还以为她恨上加恨,一定会大幅提升自己的排位,结果这次又这么保守。

幸亏自己来了这一趟,否则他要何时才能兑换‘拿风驭电之手’?

楚希声忙端起了酒杯:“董叔误会,我不是想要降低这青云榜的排位,而是觉得太低了。想要请董叔帮忙,帮我升一升排位。”

当楚希声此言道出,包厢里的三人顿时瞠目结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