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权倾南北 > 第二一九一章 校尉老孙
    毕竟重甲士只有一个人,而陌刀手们只要给他们机会就能够拉起来一道死亡的防线。

    吐谷浑士卒顿时难堪重负,纷纷后退。

    “杀!”一辆辆大车分开,汉军将士蜂拥而出。

    吐谷浑军队登时愈发慌乱,后退骤然变成了败退。

    汉军将士砍瓜切菜一样劈砍那些落在后面、脚步已经完全慌乱的吐谷浑士卒。

    韦圆成也来了兴致,就要带着亲兵顶上去,结果薛汪一把拽住他:“韦将军,快把人撤回来!”

    韦圆成眉毛一挑,刚想要表示不满,看到薛汪凝重的神情,顿时意识到什么,几乎是下意识的大喊:“鸣金,快鸣金!”

    骑兵,自己竟然忘了骑兵这一茬了!

    吐谷浑可不是只有步卒,他们来的时候就至少有一两千名骑兵,可是现在这些骑兵跑到哪里去了?

    原本汉军依托山势构筑防线,两翼固然有山壁作为屏护,而且外围还有汉军骑兵游弋以掩护,很是稳妥,但是当汉军主动向前追击的时候,就不是这样了,汉军杀出两山之间,进入到外围广阔的戈壁滩上,敌人的骑兵肯定早就已经在韦圆成的视野盲区之内等待,等你们步卒冲出来,我们就直接从侧翼杀入,把你们追击的兵马和后面的兵马直接切断。

    等你们外围游弋的骑兵想要救援也来不及了!

    不需要再和韦圆成商量,薛汪已经打马而去,这个时候必须要抓紧收拢汉军骑兵,能追上敌人或者挡住敌人哪怕片刻都是好的。

    鸣金声乍起,好在汉军将士到底训练有素,原本猛冲的脚步顿时顿住,短暂的慌乱之后,盾牌手冲上前开始掩护后退。

    马蹄声阵阵,果不其然,吐谷浑骑兵同时绕过山露出狰狞的爪牙。

    他们直接冲向汉军长条形追击阵势的中部,大有直接把汉军拦腰砍断的意思。而前方原本逃命的吐谷浑士卒,此时也都扭头杀上来,纠缠住汉军刀盾手。

    韦圆成登时咬紧牙关。

    千算万算,还是中计了!

    关键是吐谷浑兵马一开始的狼狈败退,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自然而然就让韦圆成升起了轻敌之心。

    即使是现在回味起来,韦圆成也依旧觉得敌人并非早就料到了会是如此,换句话说,敌人主帅在察觉到局势对自己不利之后,方才果断的下达的撤退命令,并且借此机会引诱汉军主动追击,然后再以骑兵和步卒配合绞杀。

    这个家伙有点本事啊。

    不过韦圆成没有来得及问薛汪,敌方主帅是谁,而且这个时候显然也来不及问了。

    “砰砰砰!”好在汉军火枪手及时顶了上去,一通火枪算是暂时遏制了敌人骑兵的攻势。

    吐谷浑骑兵是在武威城外领教过火炮加火枪之威力的,他们这些轻骑兵身上甚至连衣甲都没有,在火枪面前就是活靶子,因此调转马头换个地方继续进攻才是最好的选择。

    韦圆成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敌人太贪了。

    不得不承认的是,敌人选择的这个切入位置的确很要命,假如汉军没有火枪手掩护的话,腰部只有一些长矛手和刀盾手,几乎挡不住骑兵的突击,只要他们切入,则汉军半数兵马就会落入包围之中,跑都跑不掉。

    可惜按照学院之前教授的教程,军队离开军阵主动向前追杀,则不管敌人有没有骑兵,火枪手都是要跟上的,有骑兵的话可以防止敌人在侧翼发动进攻,没有骑兵的话,万一敌人亦只是佯败,利用火枪手也能够及时射住阵脚,甚至有可能击败敌人的反击之后让他们的佯败变成真败。

    韦圆成固然差点忘了敌人骑兵的事,但至少没有忘了让火枪手顶上去。

    “砰砰砰!”

    火枪的声音此起彼伏,只不过敌人骑兵已经兜开,这声音更像是给自家人壮胆罢了。

    而假如易地而处,在知道对方有火枪手的情况下,韦圆成应该会更倾向于指挥骑兵从汉军队列的前部切入,虽然这样斩获会少很多,但是也能够打乱汉军的部署,并且骑兵切入战场也更加容易。

    只可惜,敌人主帅太贪了!

    这就给了汉军回撤的机会。

    等敌人骑兵兜了一圈再从前部意图杀入的时候,汉军只有几百名刀盾手因为被敌人步卒反身纠缠住,一时间还脱离不开。

    韦圆成也很心疼一下子丢掉几百人,但是总比半数兵马直接落入包围之中来得好吧?这种时候,就算是断臂求生也得忍着疼!

    马嘶鸣声阵阵,薛汪已经带着汉军骑兵从两翼杀上来。

    但是时间眼看就来不及了。

    敌人骑兵已经突入汉军阵中,汉军陌刀手因为兵刃沉重,此时犹然还在后面没有冲上来。

    刀盾手们几乎不是骑兵的对手,一番秋风扫落叶一样的突击,汉军队伍还是免不了被切断。

    火枪手们此时意图想要射击,但是又害怕打到被合围的自己人,只能气的直跺脚。而陌刀手们眼见得顶上来了,可是敌人的步卒也顺着骑兵杀出的道路涌入,步骑混在一起,固然不足以再向前突击,但是高低配合,足以让陌刀手也感到棘手。

    同时,敌人的弓弩手也在两翼展开,射箭压制汉军骑兵。

    合围之中,汉军的赤色旗帜一面又一面的倒下,而汉军将士们并未气馁,依旧高呼酣战,哪怕是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袍泽和自己的距离越来越远,仍然拼命挥动手中的刀剑。

    “将军,孙校尉让我们撤退!”一名仗主指着乱军中那面舞动的旗帜说道。

    “你以为某看不见么?!”韦圆成颤声说道。

    老孙,是他麾下年纪最长、经验最丰富的一名校尉,因为平日里作战总是狠打狠冲,导致每每其所部功劳最大、死伤也最多,最后将功折过,到现在也只是个校尉。

    不过老孙并不在意。

    据说他也是一名老卒了,家人都已经死在兵荒马乱之中,因此老孙最大的志向就是结束这乱世。

    谁能结束这乱世,他老孙的命就是谁的!

    所以老孙的命就是大汉的,就是陛下的,浴血奋战、以报国恩,唯死而已!

    这种每战先登、麾下都是亡命之士的家伙,听话、敢打敢冲,韦圆成自然也喜欢任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