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龙图天下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新武器 下
    宛城南城。

    驾驾驾!!!!

    牧景带着神卫营,策马飞扬,数十匹战马如果在城外,开阔的平原上,倒只是一道小风景而已,但是在城中,却张扬很多,无数街上的百姓避让,如同一阵龙卷风刮过走,很是嚣张。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才抵达了一个校场之外,校场是已经废止了很多年了,当年还是南阳太守府的时候,建立起来,驻扎南阳郡兵的校场。

    因为位置问题,早已经被放弃了,不过这里的隐秘性强,防御性好,所以还是比较何之驻扎的。

    “来着何人,速速下马!”

    战马还没有抵达门口,门口一个武将就怒啸了起来了。

    “御!”

    牧景用力,勒住了马缰,眸子微微眯起来了,居高临下的看着校场门口的武将,他倒是认识。

    “是大王?”

    罗丰是禁卫营的一员军侯,要是普通军侯,还真未必能见过牧景,但是禁卫营乃是神卫军的一营,捍卫在明王国,自然能见到牧景,所以认识。

    “拜见大王!”

    他连忙俯首跪拜。

    “拜见大王!”

    他部下儿郎,也一个个速速跪拜。

    “不必多礼!”

    牧景摆摆手:“让路!“

    “诺!”

    罗丰让人把所有的拒马桩给搬开,让出了一条路,牧景和神卫营数十骑兵,如同一阵风的吹过,进入了校场之中。

    这一个校场,倒是布置的很妥当,不管里面还是外面,都警惕心很强,将士们周围布置的岗哨很敏锐。

    牧景走进来之后,看到了在高台上的马肃,直接跳下马,走了上来了。

    马肃抬头,看了一眼,连忙行礼:”肃,拜见大王!”

    马肃这一生,如果不是遇上的牧景,他只是一个卑贱的工匠而已,哪怕他承继墨家所学,还是不起眼匠人。

    牧景是他恩主,是他心中最感激的人,不仅仅因为牧景提拔了他,让他名扬四海,更是牧景注重墨学,甚至精通墨学。

    鸿都科技院,号称明国最神秘的地方之一,创造了很多奇迹,水车,水利纺织机,也改变了很多军工的工艺。

    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鸿都科技院的很多发明,灵感都是来自于牧景,牧景有时候的一句话,能给他们带来无穷的想法。

    所以这些研究员,对于牧景,并非是单纯的感激,还有几分崇拜的气息,包括马肃,亦是如此,所以不管是什么时候,他在牧景面前,都是毕恭毕敬的。

    “长空,你带这么多人来战场,找死啊?”

    牧景很生气。

    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鸿都科技院,主要的根基不是那座院子,而是那些科研人才,要是损失一两个,都足够让牧景心疼无比。

    “大王,属下知道,如此做有些逾越,但是为了更加的深入研究,更加的了解新武器的使用情况,而能做到改良,我们必须要亲自看着它发挥!”

    马肃严谨的说道。

    “新武器,到底是什么武器?”牧景眯眼,眸子灼热,有一抹希冀。

    “就是大王所想的武器!”

    马肃低沉的说道:“我们初步的研究,已经成功了,但是最后能发挥出多少杀伤力,还要看情况!”

    “带孤去看看!”牧景强忍着心中的激动,连忙低沉的说道。

    改变时代的武器,终于还是弄出来了。

    他的激动,不仅仅是因为这些武器,更是因为的时代在被他一步步的推动着前进起来了。

    “诺!”

    马肃点头。

    “你们都在这里,孤和马肃去就行了!

    牧景然后屏退左右。

    马肃亲自带着牧景越过这个校场,走进了校场隔壁的一个棚架里面。

    这里以前是放军械的,所以周围的布置很有防御性,而在这内部,防御的是景武司的死士,警惕的看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在宽敞的棚架之下,防着二十尊以篷布盖起来的巨型东西,后面还有一层层油纸画布盖住,堆着一山的东西。

    马肃揭开了其中的一张篷布。

    露出了其中的真容。

    这是一尊炮。

    很大很大的炮,就好像一尊炮台一样,巨大的炮口,巨大架子,还有那青铜一般的表面。

    别人看起来,略显有些别扭。

    但是牧景……

    很亲切的感觉。

    仿佛就是上一世去博物馆看明清时期那些红衣大炮的感觉,差不多一模一样,因为这本来就是牧景提供的概念。

    “有效射程,多远?”牧景问。

    “有效是五百米,做多一千米!”

    马肃说道。

    目前来说,其实这已经是极限了,想要继续增加射程,那必须要的有新的锻造工艺,加强炮身的坚韧。

    “已经很好,比我想象的要好!”

    牧景笑了笑,其实这个射程,相对于炮而言,太微不足道了,但是对于才刚刚起步的热武器而言,已经算是超越大部分的冷兵器。

    其实就算是上一世,牧景了解过,红衣大炮的射程,最多也是在十里之内,不可能再大了,再大那就不是这种笨重的红衣大炮了。

    牧景深呼吸一口气,上前摸索了一下,他其实在这方面,也只是一个嘴强王者而已,不管是铸造的原理,还是其他的,了解的都不多。

    所以他能教给那些工匠的,也只是一个方向,可就是凭借着这么一个设立起来的方向,他们却把正品给研究出来了。

    “当初大王已经命名,把这种武器名为红衣大炮,本来是需要大王亲自的验收,才能送上战场的,不过我听闻宛城战事吃紧,就考虑亲自把这种武器,先送上来,能不能用,还看大王的决定!”

    马肃拱手说道。

    明军对于武器,有很严格的验收秩序,每一样新武器从工坊出来,都必须要经历很多道工序的验收,保证没事,才会送上来的。

    “红衣大炮!”

    牧景忍不住喃喃自语了起来了,他抚摸着那冰冷的炮管,很长的炮管,很笨重炮管,给他不一样的感觉。

    那可是开启热武器时代的的象征,日后火药,将不会只是被埋没,而是会一步步的发展起来了,从而淘汰了冷兵器。

    当这种的过渡,即将会从牧景的手中完成,他多少有些激动了。

    要是以往,他其实还会担心一二,自己是不是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但是现在,他的心境倒是进步了。

    历史是只能进步,不能退步的,就算他不愿意把红衣大炮弄存来,千百年后,依旧会有人弄出来了。

    人类,会朝着神秘的方向而前进,就好像如今的时代,大炮相对于所有人,都是的神秘的,是不敢想象的。

    而在未来,走向宇宙也是神秘的,无限光年的距离,让人类感觉无力,可谁也不知道,人类会不会有一次突破,就能真正的走向了整个宇宙。

    所以他不会在这方面继续纠结起来。

    牧景经历了太多战争了,已经有些疲了,也有些麻木了,他如今最想做的一件事情,那就是结束战争。

    为了结束战争,他将会无所不用其极。

    这也是为什么他突然就会加强了火器的研究,红衣大炮的研究成功,将会撕开火器历史的重要一页。

    其实牧景只是理论上了解过红衣大炮,也是第一次见,他一边摸索,一边低沉:“红衣大炮在射程上,已经超越了投石机和弩床很多了。

    “那炮弹的有效杀伤力呢?”牧景低沉的问。

    “有效杀伤力的半径是十米!”

    马肃回答:“里面氤氲钢珠子,二十米之内,都举杯杀伤力!”

    “当真是绝世无双的利器啊!”

    牧景深呼吸了一口气。

    在如今的冷兵器时代,这一尊红衣大炮,一旦出现在战场上,那将会是何等的震撼

    本来对于这一战,他或多或少,还有一些的担忧。

    可如今……

    胜利的天平,已经是倾向了明国。

    “这里面应该是二十尊大炮,我们有多少炮弹?”牧景拳头攥紧,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和魏军决一死战。

    “不多,只有一千,都在这里了,我们保存的很好,路上一直还担忧会不会出现意外,导致损坏,必然这东西,太危险了,还好是顺利运送到了!”

    马肃指着后面被油纸布盖起来的一堆,叹气:“至于数量上,我们已经尽力了,但是建立的两个火器工坊,一天十二个时辰,全力运转,也只有这个分量了,如果再给我们一两年的时间,那就好了,毕竟如今的工艺而言,还是不够成熟了,不管是制造方面,还是使用方面,肯定都存在一定的缺陷!”

    “缺陷?”牧景微微眯眼:“很危险吗?”

    “嗯!”

    马肃道:“我们做过试验,大概在十尊之中,又两尊炸膛的可能性!”

    牧景皱眉,这个概率已经很可怕了。

    “看来得善用!”牧景其实也知道,马肃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好了,如果再给马肃三年的时间,或许这种红衣大炮,就足够成熟了。

    其实就算没有炸膛的危险,牧景也不敢轻易用,毕竟不多,战场几十万人,能炸得了多少。

    这种武器,要用,就必须要定鼎胜利。

    只有在决战之中,才会发挥出最大的杀伤力,以绝世爆发力,震撼人心,才能爆发出超强的影响力,直接摧枯拉朽的击溃敌人。

    “这武器先交给你们保管,这周围孤会派兵保护起来了,至于上战场的时候,你们技术人员必须要远离伤害距离,孤决不允许,任何一个技术人员,因为自己制造出来的红衣大炮,而受到伤害!”

    牧景斩钉截铁的说道。

    “可是大王,若不能近距离的收集一些数据,我们没办法做进一步的改良啊!”马肃道。

    “用用脑子!”

    牧景撇了他一眼,道:“数据是死的,人是活的,不一定要用这样冒险的方式了,至于用什么方式,你们自己想!”

    “是!”

    马肃苦涩的摸摸鼻子。

    牧景来得快,也去得快,他离开一个时辰之后,明军神卫军的一个营,把这一个校场外面,给严严实实的驻扎起来了。

    城中哪怕有人有疑惑,也不敢靠近半步。

    而牧景回到了指挥部之后,立刻上了城头,如今撤兵在即,他必须要坐镇,以镇人心。

    当宛城北境之外的所有明军,一步步的撤出宛水战线,返回宛城的时候,迅速的引起了魏军的反应。

    但是魏军反应过来的时候,明军已经不见踪迹了。

    魏军这时候,只能推进。

    直接越过宛水战线,兵临城下。

    他们的主力,距离城墙,已经不足二百米,攻城战役,一触即发。

    ………………

    城头上,牧景在显眼的位置,目光注视前方。

    他亲自登城,才有了震慑力,才让明军的撤兵变得无比的顺利,这一点,不管是谁,都必须要承认。

    “都撤回来了?”

    牧景眯眼。

    “城外所有兵马,全数撤回来了,北郊战场,我们没有一兵一卒了!”高定有些苦涩的回应牧景。

    北郊战场打的这么辛苦,还是因为东郊战场的一场战役,逼不得已的撤回来了,这怎么看,都有几分的憋屈。

    “怎么了?”牧景看着他,微笑的道:“不甘心啊?”

    “有点!”

    高定是夷族人,但是在刘焉时代就投靠的汉人,他是汉化最深的一个外族人,不管是汉语,还是汉知识,他都比一般的读书人更加的深刻。

    “不甘心是好事!”

    牧景道:“很快我们就要改变战略部署了,未必知识防御,有你们冲锋陷阵的时候!”

    “改变战略部署?”

    众将面面相窥。

    “命令景平第二军,景平第三军,景平第四军,暴熊第二军,所有校尉级别以上的,一个时辰之后,指挥部召开军情战略会议,不许缺席!”

    牧景淡然的道。

    马肃送来的惊喜,让他必须改变战略部署,这一战,他要反守为攻了。

    “是!”

    牧景乃是大王,王命一下,军令立刻就动了,好些亲卫将士四处传令。

    不到一个时辰,各部将领,已经集合在了指挥部,包括东郊战场的将领,也快马加鞭的赶回来了。

    “这一次会议,孤说两件事情!”

    牧景面容正色,眸子扫过:“孤将会组建一个新的独立战斗营,其中必须是军中读书人,各部之中,把人送上来!”

    红衣大炮营。

    这是一个技术兵种,相对于那些莽夫,读书人更好让那些技术人员说解,更好的上手。

    “军中读书人?”

    众将面面相窥。

    “如今军中,孤相信有不少读书人将卒的,孤现在需要他们!”牧景说的很直接:“兵力不需要多,在二百人左右!”

    十个将士一门炮,也算是勉勉强强,目前也只能这个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