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都市小说 > 宠杏 > 第127章 不知何名
    “皇上从未带携带宫中女眷,他岂会让一个太子侧妃出尽风头?”

    闻言,楚姣杏嘟起嘴,别过头去:“我看错他了,真不该撮合他俩!”

    “傻丫头,那是在保护她。”北宫千秋轻声一叹,眼底有些摸不清的笑意,“若你现下还是我府中侍女的身份,我定也不会让你过来。”

    楚姣杏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们男人不就是怕被人说闲话,牵绊儿女情长,不顾国家大事么?”

    “太子被说也就罢了,若是她被说……”北宫千秋抬起手指轻轻抹了一下脖子。

    楚姣杏略带狐疑地挑着眉,算是有些相信了。

    北宫烈缓步走下马车。

    近来烦事忧心,本就精神欠佳的他变得更加衰弱了。

    曾经叱咤沙场的他,如今连马也骑不上,这两年他已没有参与狩猎游戏了。

    北宫烈指着一处空地,侍从会意,在他指着的地方安置帐篷。

    这次狩猎,除了太子和两个世子之外,还有各个官臣的儿子,其中还有还俗了的李玥澄。

    “从现在开始,到今天日落,谁打到的野味最多,可以得到这个琉璃弓!”随着北宫烈发话,指着后面台上呈着的一把弯弓,火红色琉璃,晶莹剔透,雕工打磨精湛,十分夺目,一看就是价值不菲。

    楚姣杏有些看呆:“这琉璃弓可真好看……”

    “哦?玄月会射箭么?”北宫烈听到了她说的话,挑起好奇的眉,“若是会,这次狩猎游戏朕便允许你参加。”

    闻言,楚姣杏睁大了水灵灵的双眸,勾起唇角,道:“臣女恰好学过。”

    “是么?”北宫烈略微好奇地睁大了眼,朝身后侍卫拿起一副弓箭给她,道,“试试。”

    楚姣杏点了点头,接过弓箭,走到一马前,翻身一跃,轻巧地跨上马背,瞄准五丈远的枫树,拉弓一射。

    “嗖”的一声,箭被射到了正中央。

    枫叶“沙沙”飘落,箭稳稳当当,丝毫未动。

    北宫烈诧异,应该说是在场的人都很诧异,十四年纪的曼妙少女,竟端得起弓箭,有如此惊人的准头!

    北宫千秋看着她有些出神,英气勃发的她,比往日多了一分飒爽,十分动人。

    “哈哈哈,好!”北宫烈频频点头,“玄月如此英姿,着实不输男儿郎。”

    闻声,楚姣杏笑道:“谢陛下夸奖!”

    四下也响起了剧烈的鼓掌应和声。

    “啪!”

    一支锋利的箭分毫不差地冲破了楚姣杏的箭,深深地插进木中,甚至已经射穿到了后面,能看到的只有一些翎毛了!

    楚姣杏愣了一会儿,蹙着不悦的眉,一转头,便看到了提着弓的北宫凌云。

    “你做什么!”楚姣杏嚷嚷道。

    见她自信的样子,北宫凌云就忍不住想捉弄一下她,含笑道:“小驴子,你太弱了!”

    他竟然学着北宫千秋叫她的外号!!!

    楚姣杏不悦地瞪了一眼他,哼了一声便转过头去。

    见他们小打小闹,北宫烈也不在意,只是笑了笑,便道:“凌云的箭法进步很大呀。”

    正在称赞北宫凌云的北宫烈还未反应过来,又听“嗖”的一声。

    另一支箭穿透了北宫凌云的箭,一样是非常深地插了进去,最后竟穿透了树,射到了后面的树上。

    只听闻一阵碎裂声,而那楚姣杏本就残破不堪的箭,彻底分裂开来,摇摇欲坠地挂在树上。

    北宫凌云倏地转头,便看到了北宫腾霄满脸的阴沉。

    完了,本想和楚姣杏玩一玩,谁知抢了北宫腾霄的风头……

    气氛凝重。

    北宫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太子当真是人中龙凤,优秀!”

    闻言,两人礼节性地假笑了一下,再慢慢撇开脸。

    “啪!”又一声!

    众人的眼睛不断因为震惊而变大,这次是北宫千秋。

    箭从第一棵树的洞口射到了后面树上,冲破了北宫腾霄的箭。

    “啪啦啪啦……”四人的箭齐齐掉在了地上。

    “千秋真乃北冥国骄傲啊!哈哈哈……”北宫烈愉悦地笑了笑,见一人更比一人强,身为皇帝的他十分欣慰。

    其实他本就对自己的亲生儿子北宫腾霄没有太深的感情,北宫烈是公正的,他认可一个人,绝对和血缘无关。

    闻言,北宫腾霄紧紧握着弓,满脸不悦。

    半年前,北宫腾霄去齐世子府与他比箭时,北宫腾霄便输了。

    苦练半年,竟还是未超越他!

    他有些不甘,心中的烦恼更多了些。

    楚姣杏气结,看着地上箭的碎片,她的是最烂的,顿时有些恼火,这三个混蛋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啊!

    这不是非得和她对着干么?那么远的距离,她哪里来的力气去射穿一只箭啊,相比之下,她那支箭和扔过去有什么区别!这叫射箭么!看着中间已经射穿的空洞,有些委屈。

    北宫千秋还未转头顾及她,只听到前方一阵马蹄声,一转头,北宫腾霄已经策马而去。

    轻轻勾起唇角,不甘落后地扬鞭追了上去。

    见状,其余少年也策马扬鞭,纷纷追去。

    冷清……一时间没了声响,楚姣杏有些尴尬地下了马,看着余下,除了北宫烈和一些守卫士兵,都是孱弱的丫鬟。

    她就只能尴尬地待在这里了么……

    “玄月,女孩子家家的,玩玩就好了,狩猎很危险,你还不够火候,别离帐篷太远了。”北宫烈淡淡一笑,俯首离去,进了帐篷。

    楚姣杏愣住,不对啊!这不是她要的结果啊!

    都是那三个讨厌鬼!

    她委屈地嘟起嘴,哼了一声,坐在旁边的石头上。

    晨曦笼罩着大地,楚姣梨近日惹得北宫腾霄不愉快,趁他离开的时候,她走进他的屋内,想要亲自为他整理。

    等他回来时,看到室内一切都井井有条,一定会对他满意的吧?

    想罢,她踏进门槛,微微勾起的唇角又立刻落了下去。

    屋内,项旖旎正在案台上整理书籍。

    按照礼节,楚姣梨每日都要去给贵为太子妃的项旖旎请安。

    但往日仗着北宫腾霄的宠爱,她从未去过。

    见着屋内的项旖旎,楚姣梨面无表情地行了一礼:“太子妃娘娘万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