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拳之霸者 > 第八百一十一章 你撬他我撬你

第八百一十一章 你撬他我撬你

推荐阅读:总裁大人别过来银河战线神级修炼系统求道武侠世界[娱乐圈]父凭女贵[综]梳头娘这只狐狸有点傻玄学大师的自我修养战神王爷宠妃有术东南风云萧峥陈虹

    “原来这就是为何肉身大道会比其他大道浑厚数倍的缘故么?一切源头便是肉身大道。”
    江横看着这条蔓延至远处看不到尽头的肉身大道主干陷入沉思。
    “不愧是那位开辟这方宇宙的至强者,原来一切大道的源头都来自于肉身大道,不过这么说来所有人岂不都是在挖那位至强者的墙角吗?”
    想到这里江横一脸的古怪,虽然想法古怪,可摆在眼前的事实就是如此,特么还真就是在挖肉身大道墙角。
    “那么我的气之一道又该放在哪里呢?”江横目光扫视眼前那如同无数枝干,那密集的程度几乎遍布主干道表面,让人压根无法插手。
    随着感悟气道,江横隐约感觉到开道的关键就是在主干道长河附近寻求一处然后借用主干的大道之力衍生出自己的气道。
    正如其他人一样,反正都是在撬人家墙角,江横看着也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也不知道那位至强者还活着没有?”江横心中惴惴的想着,但估摸着大概率已经陨落了,就算不是陨落,估摸着也早就离开他开辟的这方天地了,不然还能眼睁睁看着一群蝼蚁撬他墙角?
    还别说,在见到人家的肉身大道如此之长,如此一眼看不到头后,江横就知道就算是一些真神只怕在这等存在面前也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
    “还是尽快找到一个空隙老老实实开道吧!”
    江横摇了摇头开始仔仔细细的寻觅起来,不得不说现在还真没什么空隙,江横找了一大圈硬是一个空位都没有。
    这就好比创业,前人都把各行各业的机会都已经做出来一定规模了,留给后人的还真没多少机会。
    “这得找到什么时候去了?”江横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有些纳闷道。
    “给我的时间并不多啊!”瞥了一眼身上那一层薄薄的古怪气膜,江横不免有些焦虑起来。
    近边实在是没有任何空隙,这让江横不由将目光放在肉身大道远处的方向,那边同样布满密集的枝干,只是或许还有呢?
    “那就去瞧瞧,好歹我也是仅仅域主境界就进入大道长河之人。”
    江横心一横,直接顺着大道长河主干朝着远处快步而去。
    这里的规则很是奇怪,江横发现自己根本无法使用意识体的挪移能力,只能如凡俗一般徒步前行着。
    冰冰凉凉的感觉顺着腿间流淌而过。
    “大道长河的规则河水还挺凉快的!”对于这种体验江横感觉颇为新奇,轻叹一声便再次徒步向前。
    沿途看见的枝干有粗有细,其中细的看起来只有手臂粗细,但粗的又有将近数百米宽,其粗壮程度甚至已经达到主干十分之一的程度,占据的位置也是数倍于寻常枝干。
    “这粗细难道代表的是大道强弱程度?越粗代表大道规则层次越高吗?”
    江横呢喃着,直觉告诉他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也不知道能不能在这些粗支干上直接延续算了。这样别人撬肉身大道的墙角我撬他的墙角。”
    想到这里江横就来了些兴致,这样或许会很好玩也说不定。
    目光环视看了看眼前一根将近百米宽的枝干,想了想江横还是摇摇头,他决定继续往里走走,说不定还有更粗的大腿也不一定。
    念及于此江横继续徒步向前,沿途又经过许多粗细不一的枝干,可惜要么和先前的差不多,要么比先前的还要差远了。
    “这玩意怕是要撑不住了呀。”看着越来越淡薄的气膜,江横眉头紧蹙。
    这会江横能感受到腿间的河水越来越刺骨了,眼下已经如同冰水带着一股刺透灵魂的寒意。
    感受此等变化江横更是加快了步伐。
    继续往内部深入江横同时也能感觉到这大道长河之中还有些不同寻常之处。
    “什么东西在窥视我?”
    走到其中一条枝干身侧时江横忽的浮现这种念头,可是四下看了看并无旁人江横便摇摇头不再理会,只是继续前行。
    然而就在刚刚江横不知道的某处,一位闭关将近数十万年的中位半神猛地睁开了眸子,脸上有些困惑和狐疑。
    “刚刚我怎么感觉我的大道长河附近有旁人徘徊?”
    “难道是我的错觉?不!不对!我的大道感知之力也算是不错绝无可能出错。”
    念及于此,这位半神双目再次一闭,神魂这会已经离体。再次出现时他正好出现在刚刚江横路过的那条枝干之上。
    这位半神左右看了看并无察觉异样,又顺着自己所在枝干看了看,同样也没发现有其余大道神魂出现这才放下心来。
    “奇怪了,并无心有图谋之人来访,莫非有人想暗算我不成?”这位半神一阵喃喃自语,显然对此事颇为重视。
    “这劳什子大道长河之内这神识限制也太厉害了,超过十米便一眼抹黑的,兴许是那个不晓得路的糊涂蛋来我这儿串门来了。”
    察觉并无异样之后,这位半神神魂再次消失,再次出现时他已然回归肉身。
    江横不知道就因为自己在某条枝干上驻足停留一段时间就引起如此注视。
    同时他也没发现自己与旁人的不同之处,寻常半神进入其内,其中最大的限制就是感知最大范围上。
    寻常低位半神在此地的最大感知只有三米范围内,三米之外感知一片漆黑。而中位半神则是五米,高位半神十米。
    至于真神,则因为已经彻底垄断所在枝干,故而在自己所在枝干具有完全百分百的视野。
    当然如江横这等开道者除外,开道者本身初次进入其内就具备百分百视野,只要视野所及都能看见。但开道之后再次进入其中视野便如寻常半神一般受其限制。
    “咦!这条够粗够大腿!”
    江横步伐猛地一顿,目光看向某处顿时就是一亮。
    只见就在距离江横大概五十米的距离外,一条足有五百米宽,一眼同样看不到头的枝干映入眼帘,这种枝干可是江横进入此间最长的一条了。
    看到这条枝干江横就有些挪不动腿了。
    “就是他了!”
    江横咧嘴一笑,这会也顾不得含蓄什么的大步来到枝干面前。
    伸长脖子向枝干尽头看去,啧啧,还真是一眼看不到边际的样子,但能明显看到越往尽头枝干越细。
    “好家伙这到底是撬了人家多少墙角啊!”
    江横不仅暗自感慨,光是这一根枝干就顶上上不知道多少条其余枝干了。
    “那就过去看看?”
    江横看了看远处主干上依旧没有任何空隙,又瞥见自己身上的气膜已经淡薄的快看不见了。
    “没办法,就你了谁叫你倒霉呢!”
    耸了耸肩江横再无犹豫,一头就沿着这条枝干往里走去。
    “不能离主干太近,但也不能太远。中间就不错,让这条大道中间截流或许会有点意思!”
    江横觉得自己还是太坏了,心里却忍不住乐呵了起来。
    感受着体表气膜越发淡薄,江横发足了狂奔。
    而与此同时另一边同样有一尊半神微微蹙起了眉头。
    这是一处不同于主宇宙的特殊维度,在这特殊维度内一切时间流速似乎都陷入暂停。
    一位身穿白色长袍的年轻俊朗男子眉头紧蹙,他的瞳孔好似漩涡在缓缓流转。
    一缕缕时间法则在他周身流转不定,让一切岁月对他都造不成丝毫影响。
    “大道之上怎这么没规没矩的?搞出这么大动静莫不是以为本座脾气很好不成?”
    道衍眉头紧蹙嘴中呢喃着:“不过不对,如若是其余同道之人按理说不会如此在大道长河上如此狂奔,莫非大道长河内出什么变故了不成?”
    念及于此道衍有些坐不住了,他乃时间一道高位半神,在此道之内拥有极大话语权。但因为并非真神,故而他也只好容忍一些同样修炼时间大道的同道之人共同借用这条时间长河的力量。
    可借用不代表能在里面胡作非为,毕竟没事大家也不会轻易神魂遁入大道长河之内,那里相对还是比较凶险的,且神魂遁入其中不可测因素太多了。
    “还是走一遭吧!”道衍微微摇头。
    神魂悄无声息的出窍,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熟悉的时间长河枝干之上。
    视野内只能看清十米以内的范围,这种极度阻塞的视野让道衍很是不悦,这也是许多半神不喜经常来往大道长河的缘故。
    视野局限性太多,鬼知道远一点漆黑之处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在这里要是神魂被灭那就真的完蛋了。
    “咦!还真有人在这里狂奔?!”道衍有些发懵,脚下原本平静的长河的确变得湍急了不少,这明显是有人在这里边肆意动弹的结果。
    “哼!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
    道衍冷哼一声开始顺着湍急的河流朝枝干末端而去,直觉告诉他,对方似乎就在远处。
    只是他这小心翼翼的慢慢挪步的速度哪里是江横撒开脚丫狂奔来得快。
    大概过了片刻江横总算是堪堪来到枝干中段距离。
    “就是这里了!”
    江横双眼冒着光,感受着体内的气道种子,犹如一种刻入骨髓的动作,江横十分熟络的就一手按住枝干边缘地带,旋即轻轻一按。
    顿时江横就感觉自己的气道就仿佛种子扎根了似的找到了水源源头,开始源源不断的汲取水源。
    做完这一切江横满意的点点头。
    “就是吸收的太慢,不过也是眼下气道尚且微弱,兴许日后气道强壮一些就能撬更多的墙角了。”
    江横看着这条不知名枝干上并无任何变化的样子满意的点点头。
    反正种子已经埋了下去,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只需要静静等候了。
    做完这一切江横感觉一股拉扯之力似乎要拽着他脱离此地。
    没有任何抵抗,江横只觉魂体轻飘飘的在气膜的包裹下很快在这方特殊的天地脱离开来。
    于此同时正在沿河往上的道衍忽的顿住了。
    “不动了?还是回归肉身了?”
    看着不再湍急的时间长河,道衍很是狐疑,对方这到底是闹了哪样?怎么就在这里练跑步来了?
    “这世间还有这般奇怪之人?到底是那位同道之人?总不可能是其余大道之人来咱们这里串门来的吧?”
    道衍皱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可仔细感受了一下,时间长河也并无异常,这让他更是困惑无比,这到底是闹什么呢。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们时间一道撬人家肉身大道墙角这么多年,竟然还有一天有人来撬他们墙角。
    没有察觉出异样,道衍神魂淡化开始脱离此地。
    在视野受阻的大道长河之中难免让人心生不安,还是回归肉身安全一些。
    对于江横撬墙角的行为,因为对比整个时间长河的规模而言还太过微不可及,故而道衍压根连一丝感觉都没有。
    ——
    回归肉身,再次睁开双眼,第一感受便是一股全新的法则之力在自己体内静静流淌着。
    “这就是气道?能操控世间所有气态物体,这能力倒是不错。气劲的强度也提升不少。”
    只是江横对眼下气道境界并不是太满意,其境界不过才星河之主初阶的样子。
    “算了,慢慢撬墙角培养吧!”
    没有过多纠结于气道境界,江横开始仔细摸索着气道给自己带来的改变。
    “靠,这是什么玩意?”
    看着丹田之内多出来的一道古怪模糊身影,江横只觉特别惊悚,但仔细一瞧就发现这分明就是一个小稚童的模样,瞧着那面容竟然还与自己有几分相似。
    “他似乎就是我?这是气道自行孕育出来的?”
    江横有些直犯迷糊,毕竟气道属于新开辟的大道,根本属于无迹可寻,世人也不清楚此道会出现什么不同的手段。
    稚童似乎没多少神智的样子,只是如同呆瓜一样呆在丹田之内,不断的吸纳江横体内气劲。
    见这玩意似乎没多少危害,江横干脆也不急仔细观察这小人到底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变化。
    这一看就是一个时辰,却见小稚童似乎随着江横的一个周天而呼吸一次,每次呼吸吐纳都会吸走江横体内磅礴的气劲之力,然而再次吐出来的气劲则变得更加凌厉坚韧起来。
    这就好似一个提纯和加固的过程,看的江横忍不住心中暗自惊叹。

本文网址:http://yanqing.co/xs/59/59032/5210462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yanqing.co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