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拳之霸者 > 第七百一十六章 乐

第七百一十六章 乐

推荐阅读:她的美貌使人上瘾[快穿]盖世神医叶秋国宝级卖萌风水大师是网红最强战神不正经恋爱不做包子好多年生生不灭绝地求锅[综英美]小哥儿异世慢生活

    这点六殿下乐来之前早就考虑过,也查过历代皇室记录的关于银河系观察的编年册,起码在编年册内并未记载银河系出过任何一位半神强者。
    所以他不担心银河系会威胁天霜皇室,既然在他看来这已经能促成他与银河系合作的前提。
    “殿下,您说大皇子之所以针对银河系会不会是因为他们的天赋?”苏老传声道。
    “不!应该不可能,不,是绝不可能!”乐想了想无比笃定,他笑了笑道,“我很清楚这个大哥,如果他看出银河系的真实底细,那绝不会派旭阳前来。
    他这个人看似十分依仗他母亲的势力,但我很清楚他这个人野心很大,他不喜欢他母亲在背后对他的控制。
    他的这一切一半是他自己的争取,但更多则是来自他母亲的支持。
    他母亲所代表的是一个与我们天霜帝国一样强大的帝国意志,这个意志一直希望通过他母亲来控制他,帮助他成为下一任天霜皇,从而达到将整个天霜帝国吞并的野心。
    可他们却不知道我这大哥野心同样不小,他针对我这么多年我岂能不知道他,他更希望成就天霜皇后从而吞并他母族的帝国。
    所以如果他知道银河系的底细,我想来的应该是系外某位半神派来的强者。”
    六殿下乐双眸微微闪烁,脸上神色深邃。
    “殿下,那您的意思呢?”苏老面色微变不动声色传声道。
    “你在试探我还是想试探银河系的底线?”乐轻笑道,神色看不出丝毫异常。
    “殿下,我没有这个意思您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所以你无需试探我,我知道你很想说为何本殿下不将此事告知父皇从而博取父皇的信任?甚至你觉得凭借父皇的信任我就能继任大统?”
    “可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是吗?”苏老想了想困惑道。他看出来殿下的想法似乎和他有些相左。
    “不!恰恰相反,这反而是一个愚蠢的决定!”乐冷笑的看着苏老,看的苏老有些发毛。
    “为...为何?能够得到陛下信任,这对殿下而言......”
    “你不懂父皇!”乐摇摇头,脸上并没有什么失望,似乎早有预料。
    “父皇这个人其实我也看不太懂,但我知道一点,他和我大哥性格上有些相似,既然如此,我其实可以推断一点,他是一个为了某件事情可以不折手段之人!”
    “殿下您的意思是....”苏老若有所思。
    六殿下笑了笑看着苏老反问道:“你想想我父皇现在最想,不,应该说他的执念是什么?”
    “陛下如今已经是域主级巅峰,更是手握权柄,整个帝国的意志就是他的意志,要说他最想的事情......成....成神?”
    苏老迟疑道。
    “对!成神!成就半神,虽然我从未从父皇身上看出他对实力的渴望,可这种事情不需要说就能感觉得到。应该说你能想到其他人也能想到,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一点,老祖如今是否健在?”
    “这....殿下慎言!”闻言苏老有些惶恐。
    “唉,无需顾虑,这里就我二人,传音而已,而且半神虽然强大,可想要感知他人也是需要距离的,起码这里我认为他老人家做不到。”
    六殿下乐丝毫不在意,这个道理身为皇室成员很清楚,他们一族的寒冰大道并非时间亦或者某些感知类大道,做不到全知全能,亦或者某些诵念其名就能感知的地步。
    当然大部分半神哪怕不是感知类其实也能感知他人意识,只是有极大的局限性,其一距离,其二得在对方无意识的行为下,要是域主刻意屏蔽思维,半神也感知不到的。
    这就好像域主感知域主以下存在的想法一样,只能囊括于灵魂意念探查范围之内的人,而且要是那人放空大脑也完全查探不到任何想法。
    “我一直很好奇,从我出生开始我就从未见过老祖出现过,所以我觉得他老人家状态似乎很不好。
    我知道一些帝国之外其他帝国的一些半神存在,他们这些帝国的老祖虽然也并非时刻展露于世人,但他们国人知道这位存在,甚至每隔数万年乃至数千年还是会有露面的痕迹。
    可我们这位老祖,往前追嗍数万乃至十多万年都没有任何记载其露面的痕迹,更早倒是有,尤其是帝国开创不久的那几十万年内他老人家活跃的频率可是出奇的高。
    而这位一位闲不下来的主,现在却如此沉得住气,就连百国联盟将我们帝国选为棋子与霸域星盟厮杀他老人家也不出来说个话。
    所以我几乎很确信他老人家出了点问题,哪怕父皇从未说过,也没有迹象表明,可事实应该八九不离十!”
    乐对此十分笃定,他似乎并没有世人想象的那般无能。
    “既然如此,所以父皇对半神的执念很大,你觉得这么一个为了成就半神而不折手段之人,最后会干出什么事来吗?”
    “说实话我很不想去想,对了,苏老你知道域主踏入半神的条件吗?”
    闻言苏老愣了愣,他仔细思索了片刻,有些不大确定道:“想要成就半神,似乎第一步是点燃神火,至于这神火是什么我不知道。点燃神火需要做什么我也不知道。”
    半神对他而言太遥远了,那就像一个传闻中的境界。
    对此乐没感觉到意外,他点点头,略作沉吟,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看向远处窗外星空幽幽道:“神火就像是一个桥梁,并非是指代某种火焰,而是将自身体内血脉所有的法则大道与宇宙间同属性的主大道构建一座桥梁。
    因为需要不断蔓延出自己的大道,这在自己的感知中就像是无数自身法则之力蔓延出无数像火苗的东西,只需要任何一点跳跃至顶点的火苗能触及宇宙大道,那就算是点燃了神火,与大道构建了联系,能动用更大的规则之力。这便是神火!”
    “原来如此,血脉如火!触及大道即是另一片天地!”苏老恍然,旋即他面色微变,“只是这样岂不是需要燃烧自身血脉?否则如何能将触及大道?”
    自身血脉天赋就是一股大道信物,而平时这信物蕴含于每个人体内,苏老对此身为域主十分清楚。
    哪怕是神性化器官也只是借用这信物之中的力量不断改造出一具之后适应大道之力链接后的躯体。
    这更会分摊掉这股信物中的法则之力,可以说达到域主级巅峰,体内的法则之力已经分摊至全身各处。而这时候燃烧精血更像是在激发体内各个神**官的能力,这样能爆发出无比恐怖的力量。
    可也只是爆发力量更像是在损耗之后踏入半神的必要躯体。
    可不燃烧神性化的精血,又如何与大道构建联系?
    天赋是其一,可能天赋好,稍稍燃烧些许精血就能捕捉到大道,可陛下如果天赋真的十分妖孽,那为何踏入域主巅峰这么多年都未曾尝试踏入那一步。
    可以说燃烧精血是为自身捕捉大道提供一个机会和时间,捕捉的时间越长,那燃烧精血越多,可那样别说点燃神火,只怕还没捕捉大道就已经跌落境界了,更别提之后接引大道了。
    如果将自身底蕴的精血比作一根绳索,那捕捉大道就得点燃整根绳索,而在这根绳索中间还有一条红色条杠,如果不能再绳索燃烧至红杠前捕捉到大道点燃神火,那一切就得从来。
    这后果就是境界跌落,根基大损,可能又需要许多年的蕴养才可下次尝试。
    想到这里苏老仿佛想到了什么。
    “殿下,您的意思是陛下会尽可能抽取同源血脉....”
    接下来的话他没继续往下说,意思很明显。
    “其实也不一定,首先我不知道老祖的情况,可能老祖自知时日不多,大有可能会将自身一部分半神法则之力给父皇。
    可我不敢去赌这个!
    谁也不知道老祖的情况如何,能够让半神这么多年不得不沉睡蛰伏,无非是两种情况,要么是被某位更强大之辈镇压封印。要么他受伤了。
    如果是前者我和我这些兄弟姐妹们的夺嫡之争就显得十分可笑了,因为这代表父皇不可能从老祖那里得到任何帮助,这样一来我和我这些兄弟们都会沦为父皇成就半神的助力不分彼此。
    而后者老祖受伤其实情况也不太好,能够让半神这么多年不出世那必然是很严重的伤势,畸变之力爆发是必然的。
    这样的法则之力我父皇当真愿意承担吗?
    具备畸变特性的法则之力,还是半神层次的,以我对父皇的了解,他有很大概率不会接受这样的恩赐。
    因为成就半神和彻底沦为畸变生物的概率是八比二,甚至这个差距还会更大!
    他一直都是一个没有八成以上概率轻易不会出手的人,我很难觉得他会选择这种恩赐。”
    乐面色平静,他说出这些就像是在以旁观者的角度在陈述一个事实。
    “所以陛下最后还是会选择最能确保万无一失的那条路?”苏老声音干涩,能够感觉出他有些惊恐和后怕。
    他很难相信眼前的殿下是什么时候分析出这个真相的,又是如何在分析出这个真相后,在时常与陛下见面时还能保持谈笑风生一脸平静。
    “这不是很明显的道理吗?”乐耸了耸肩,似乎对别人倾诉这些让他轻松不少。
    “殿....殿下....那大皇子那边还有其他几位殿下那边他们知道这个真相吗?”苏老磕磕绊绊道,丝毫没有因为乐的轻松而感觉到有丝毫安慰。
    “不知道!”乐摇摇头,“可能我那个大哥应该猜到些什么吧?
    根据我的推测,待我们几位兄弟踏入域主之时可能就是父皇翻脸之时。我那大哥的天赋不错,是所有人天赋最好的,也是体内法则之力最浓郁的,而他一直没有踏入域主境。
    虽然他一直宣称是因为积蓄实力想要一举祭炼恒星,可我觉得有些不太对,以他的天赋和他背后母族的庞大资源支持,他祭炼恒星应该不会太难!”
    “如此说来,大皇子表面的霸道张狂很可能只是他的伪装?”
    “当然!你不会以为我这个大哥是傻子吧?”闻言乐嗤笑一声,“这么认为的人才是傻子!”
    咳咳!
    苏老老脸一红有些尴尬,他之前就是这么认为的。
    “那殿下,如果陛下真的动手,只怕.....”
    “你是想说只怕我们兄弟几个没一个能违背的吧?”
    乐双手抱胸,面色凝重了几分。
    “的确希望十分渺茫,你知道吗,我甚至一直觉得我那大哥表面针对我的行为可能只是为了麻痹父皇!”
    “啊?”闻言苏老有些迷糊,“殿下您的意思是说陛下对你们兄弟之间的情况了如指掌?”
    “废话!”
    乐这下真的有些鄙夷苏老这脑子了。
    “你信不信,就连咱们这次和银河系的接触现在父皇那边也知道!”乐眯了眯眼不动声色传音道。
    “那岂不是连银河系空间天赋的秘密也被陛下知道了?”闻言苏老一脸骇然。
    “那倒不至于,父皇的确在我们这些子嗣身边安插了许多人,可能够被我带来的都是我仔细筛选过的。”乐摇摇头道。
    “这....什么时候的事?”
    苏老有些震惊,有些不敢置信,仿佛第一次认识眼前的六殿下。
    “呵,就在我那些兄弟们忙着招揽人才宣扬他们是明主的时候!比如苏老你现在想想这次我带来多少人过来,他们又是什么出身?”
    听到乐这么一说,苏老稍稍一回忆就是一愣,因为他想起来此次过来全舰上下不过千人,其中竟然都是过去乐外出打着招揽域主随处收留的星际孤儿。
    这些人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随机,且毫无根据的选择。
    比如有次他就看见乐踏入一颗行星,直接选择了一个年近十二三岁的小偷。
    他当时还很纳闷乐的举动。
    现在仔细想想,这些被乐随机选择的孤儿,很长一段时间消失在他视野之中。当时他也只是觉得殿下可怜这些人,将其收入府中给其提供一些生活保障。

本文网址:http://yanqing.co/xs/59/59032/2685671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yanqing.co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