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拳之霸者 > 第两百四十九章 血祭!

第两百四十九章 血祭!

推荐阅读:20009小说刘飞徐娇娇风流小神医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小神医:开局九张婚书古井观传奇全球卡牌之决斗怪兽神秘支配者四合院:从相亲被截胡开始我家娘子,不对劲弃宇宙

    当天晚上在聚贤山庄吃过晚饭就直接离去了,于庄主其实在兴奋过后就有些担忧,毕竟这事有点太过玄乎了。

    哪怕有外练法门,没有妖魔的新鲜骨骼也无法踏入强锻这个阶段,这个于老庄主是知道的,于家传承千年家中藏书不知凡几,期间甚至没有断过传承关于前朝的典籍记载都十分详细的。

    甚至他家中就有一套外练的法门,不过因为之后妖魔当道,整个前陈国的外练武夫都被清理一空。

    于家老祖也劝告之后的子嗣,今后不得以外练为主。这其中经过重重考虑,一方面哪怕是再怎么修炼也无法踏入外练宗师境界,既然无法踏入外练宗师境界,索性也就绝了外练的心思。

    而且哪怕修炼到外练的淬骨境界,也敌不过妖魔,到头来终究还是逃不过沦为血食的下场。

    再者外练也实在难以修行,外练是个水磨工夫,既外练宗师之路绝了。

    那还不如内练来得实在,起码内练的炼脉境对身体还能有一定的蕴养功效,而外练淬骨阶段哪怕配合呼吸法也没有内练来得实在,想要让武者身躯长寿,外练得踏入强锻也就是外练宗师阶段才可能。

    而如今的江湖一切都是为了传承,有一位老一辈的武道强者坐镇,一个势力才能维持长久。

    这是如今这江湖的潜在规则,环境变了,一切不过是随大流罢了。

    对此突然有这么一个人对你说明日能拿出两具妖魔尸体,说实话于老庄主有些不敢置信,兴奋过后就是洒然一笑,他觉得今日这年轻人应该是在和他开玩笑。

    不过索性也没亏什么。

    可.....当第二天,于老庄主没想到的是,这伙年轻人竟然真的再次登门拜会,他还以为今后就不会见着这位年轻人了。

    可当眼前数十人挑着一个个装的满满被布匹包裹的竹篓进入庄子时,于老庄主再次愣了愣,他看着这些竹篓张了张嘴。

    这些人自然都是江横麾下的手下,一个个都是三品境的,因为实在是这聚贤山庄的阶梯不适合马车,妖魔尸体哪怕肢节了,随便几块也不是一般的一二品武夫能扛的起的。

    就是这样江横都是弄了两批人让他们轮流替换,如果不是怕引起轰动,他甚至一个人就直接全部扛上去了。

    江横朝于老庄主挥了挥手,于老庄主愣了半响才靠拢了过来。江横刻意避开其他人,随手给于老庄主掀起了一个竹篓的一角。

    这一看,于老庄主瞬间眼睛就瞪圆了,眼睛猛然一缩之下,旋即就是眼眶有些微红。

    不等于老庄主情绪失控,江横咧嘴轻笑道:“于前辈总不能让这些东西就这么放这里吧?”

    “对!对对对!”

    于前辈迅速压下心中的狂喜,一挥手招呼众人,同时指引着众人开始朝地下密室的方向而去。

    于家的地下密室一般是不对外人开放的,除了于家嫡系,或者于家极为信任之人外人是不允许进入的。

    但今日于老庄主已经完全顾不上了,他招呼着众人笑的合不拢嘴的朝地下密室迎去。

    当一个个竹篓全部摆放在于家地下密室后,于老庄主就安排江横带来的这些人现在聚贤山庄先行歇息,直接让下人好生招待。

    吩咐完这一切,他搓着手带着江横进入地下密室,同时一同下来的还有于有道的儿子于守仁。

    于守仁此时还不知道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只是一个劲的朝自家父亲使眼色,毕竟这可是于家的绝密所在。可今天不知道自家老爷子抽什么风一次性带了这么多人进来。

    这就好像本来是去雅间听花魁弹琴听小曲,可下一刻发现这花魁竟然变成了寻常勾栏里身经百战的万人骑。

    这让于守仁看向自家老爷子的眼神很是幽怨。

    “于老前辈,可以开始了吧?”

    见于老庄主还在一个劲的傻乐,江横忍不住出口道。

    “嗯,也对!对!老夫这就开始!”说着于老庄主笑呵呵的使劲点点头,旋即转头看向一旁的于守仁恶狠狠道:“臭小子给劳资好好瞧瞧,这可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

    于守仁吓得一哆嗦,连忙点点头不敢多说什么。

    江横瞥了一眼于老前辈的独子,眼前这位少庄主应该是属于那种温室里的幼苗,被家长保护的太好了。

    这种人在这世道不少,但绝对不多。因为哪怕是一些帮派大佬的儿子,大多也会多多少少让子嗣见识厮杀见识江湖。

    比如傅家年轻一辈,据说就是经常在外磨砺,哪怕也是有背后沧浪帮在罩着,但好歹也是见识过一些风浪的。其中傅清水能够在沧浪帮覆灭之后能够那么快振作起来不是没有道理的。

    于老庄主已经开始指挥自己儿子将一个个竹篓掀开,当于守仁看到这些不知名的肉块时并没有什么神色变化,他没有于有道那种眼力劲自然也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什么肉块。

    于老庄主又开始让于守仁帮着将竹篓扛着倒进巨型熔炉之中,于守仁试了试扛起来一个竹篓显得有些吃力,于是就打算伸出抓向其中一块肉,不过很快就被自家老子于有道狠狠的怒骂了一通。

    于守仁就更加郁闷起来,他弱弱的看了自家父亲一眼,旋即又偷偷的瞪了江横一眼。

    江横倒也不急着这么一会,乐呵呵的看着这白嫩少庄主气呼呼的将一个个竹篓倒入巨型熔炉之中。

    足足花了两三柱香时间,少庄主于守仁这才将这些妖魔肉块尽数倒入熔炉之中。

    这时于老庄主已经从一侧拿出了一些工具,其实也没什么只是一柄怪异的锤子,似乎十分重,于老庄主试了几次都没有挪动,江横也没有干看着上前将其提了起来,倒也不是特别重也就三千多斤的样子。

    “多谢了,这人老了老伙计都提不动了!”

    于老庄子无奈苦笑着,来到熔炉前又是有些尴尬。

    江横此时也猛然醒悟,貌似于老庄主这状态还真锤不动这玩意。更别提祭炼这血兵了。

    “不过无妨,我还有儿子呢!”

    下一刻老爷子一把将于守仁给叫了过来。

    “当年劳资教你的血祭锻造法还记得吗?”于老庄主这句话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嗯,记...”话说到一半,于守仁好似也想到了什么,他连忙朝熔炉之中伸长了脖子想要往里看,可是除了火红的一片再无任何东西。

    “爹...爹...刚刚...丢进去的是...是...”

    “嗯!”

    于老庄主轻轻点了点头,旋即猛地一拍于守仁的后脑勺呵骂道:“那还愣着干嘛?赶紧干活!”

    于守仁揉了揉后脑勺,此时也没有了任何埋怨,只是一个劲的傻乐,撸起袖子扛着大锤按动机关,熔炉之中那柄黑色长刀再次缓缓露出。

    江横这时候发现这小子看起来瘦弱弱的,实际上里边倒是一身子腱子肉,只是外表的模样实在看起来太清秀以致于让人产生错觉。

    于守仁用钳子夹了夹黑色长刀,想要将其夹出来,可实在太重压根提不起来。

    见此江横旋即上手将其夹了起来,于有道让江横放在熔炉旁的铁锭上,于守仁就开始按照独特的手法捶打着。

    江横就在旁边默默的看着,于守仁每次的捶打都十分有节奏,每次呼吸每次捶打十分有韵律,并没有刻意追求一味的猛锤猛打。

    捶打一会后,见自家儿子还在傻乎乎的捶打,于有道又是一后脑勺,喝骂道:“臭小子,该淬血了。”

    于守仁也不恼连忙停下手中的动作,他对自家老爷子的脾气清楚的很。平日里和声细气的,可一旦到了打铁的时候,老爷子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一旦有丁点犯错,能动手就绝不动口。

    于有道开始指挥着江横又将黑色长刀放入熔炉之中,再等了足足一炷香时间又将其拎了出来,于守仁则又开始一通捶打。

    就这样周而复始,来来回回折腾了一百多次,而随着每次不断的捶打淬血,这柄黑色长刀之上已经开始渐渐浮现出一丝丝血线纹路,血色纹路呈暗红色看起来比之最初要狰狞许多。

    于老爷子此时哪怕没有直接参与捶打,可依旧是感觉满头大汗,他身体是这里最弱的,最后只得在旁边一个小炉子上坐着,指挥起来的声音也是小了很多。

    锻造依旧在继续,又锻造数十次,于老爷子这次再次开口。

    “停!江公子放血!”

    “放血?!”

    江横疑惑的看了看于老爷子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意思。

    见此于老庄主耐着性子解释道:“放你自己的血,血兵祭炼需要你自己的血液进行最后的一步,血祭之后这柄刀刃将会与你心意相通,能最大化驱使这柄血兵!”

    闻言江横点点头,四下看了看随便寻了墙壁上一柄看起来有些崭新的刀刃拿在手中,用力一划。

    没划破。

    仅仅划出一道道火花,看的两父子有些心惊肉跳的。

    江横皱眉再次加大力道狠狠一划,哗啦啦,刀刃直接翻卷。

    “用这把!”

    于有道有些看不下去,连忙起身从一旁选了一柄刀刃质地与江横手中那柄决然不同的刀刃递了过去。

    这次江横用力一划,总算是划破了皮肉,不过伤口并不深,只得又划了几刀,手腕上总算是划破了一条口子。

    将手臂伸出,放到黑色刀刃上方,手掌微微用力,血液开始不断滴落下来,一点点滴落在刀身之上。

    滴答滴答!

    血水落入刀身之上发出滋滋之声,不过却没有青烟冒出,却好像是飞速被刀身吸收了一样。

    随着血水融入刀身,刀身上的暗红色纹路开始慢慢浮现出猩红的血光。

    血光越来越盛,血液不断滴落。

    足足放了有一小茶杯的量,于老庄主这才止住了江横的动作。

    “够了!”

    “最后一次淬血!”

    于老庄主语气有些激动,江横点点头再次将其放入熔炉之中。

    这次足足过去一个时辰于老庄主才让江横将其拎出来。

    黑色刀刃被夹起的时候,江横眉头微微蹙起,微微加大了握起的钳子的力道。

    力道加重,这次几乎用了八成的力道。青筋都微微有些凸起,黑色长刀开始缓缓拔了出来。

    “哈哈!成了!成了!”

    于老庄主看到这一幕双眼满是血丝,脸上满是兴奋之色,近乎歇斯底里的大笑着。

    江横脸上也是越来越兴奋,好像这玩意越是沉重他越是兴奋一般。

    当黑色长刀被提出来,江横一把丢掉手中钳子大手一伸就直接握了上去。

    刚刚用钳子夹有些不好使劲,这一握才感觉这柄刀此时的真正重量。

    江横双目微微一凝,肌肉蹦起猛地抬起。

    好家伙竟然又比之前重了一倍!足足将近三万多斤的样子!

    让江横有些没想到的是,这握着竟然有种血缘相通的感觉。

    试着让气血涌入其中,却见黑色刀身上的暗红色纹路开始变得血色通红妖艳起来,刀刃发出一阵轻鸣。

    轻轻一挥,一抹血光爆射出去,地面猛地爆开一道爆响,用巨石打造的地板此刻已然裂开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这一幕看的于家父子俩几乎是泪流满面,两父子看着这一切心中的触动是无法被外人所理解的。

    数百年的传承,这一刻重现,这等感受是无法形容的。

    尤其是这柄血兵还不是用人血祭炼的,是用先祖都很少用过的妖魔之血祭炼的。

    江横没有他们那么多感受,他在默默的感知着手中的血兵,刚刚那一刀,他甚至连一成气血都没用到。

    这种感觉哪怕是之前的妖弓都没有感受到的,妖弓虽然也能承受气血之力的灌注,可远没有手中血兵如此流畅。

    这种感觉就好像这不是一柄兵刃,而是手臂的延伸。

    隐隐觉得如果用这柄血兵施展覆海这等气血招式会不会能够灌注进行施展!

    江横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一二了。

    于老庄主这时好像是看出了什么,他眼神狂热的看着血兵手舞足蹈着说道:“来这边试兵场!试试血兵的威力!一定要试试!我要看看到底是不是如同古籍所记载的一样!”

本文网址:http://yanqing.co/xs/59/59032/2037605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yanqing.co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