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科幻小说 > 至暗时期 > 第0010章 奇怪老头

第0010章 奇怪老头

推荐阅读:盖世神医叶秋被儿子他爹甩了之后九零后天师不想红的靖先生末穿古之小大夫琴酒今天又在做慈善[综]她的美貌使人上瘾[快穿]国宝级卖萌风水大师是网红最强战神

    眼前青铜古色大门顶端,悬着黑金丝碧玉匾额,上面龙飞风舞地题着三个大字“玄宝阁”,故景依旧。
    一道漩涡突然出现在眼前,银色炫目,穿过漩涡向内看去,脉络状地银丝相互编织闪烁,银海生花中,闪着星星点点金色的小点,形成一条银色通道。
    渝北川定了定了定神,此处已无处可去,努力深吸了一口气,毅然跨入那漩涡中。
    进入漩涡,没有天旋地转的感觉,只觉得时间怱微一顿,时空扭曲变换,身体便出现在一间房间门前。
    环顾四周房间方正,四角立着青铜圆柱,上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各霸一方,呈四象之姿。
    房间四壁,均用白玉雕砌而成,壁上铜灯万年不灭,房中位置一方青玉案桌方方正正摆放其中,台宽五尺,长八尺,整张案桌由一块青玉雕琢而成朴素奢华。
    台上摆放三物,一枚戒指,一枚石蛋,一块暗涩墨黑的木块,从左至右一字排开。
    戒指呈暗金之色,闪闪发光不失内敛,古朴不失高贵,石蛋呈浑然椭圆卵状,蛋呈灰白色二色,蛋壳上布满神秘末知纹饰,近看,古老的花纹在其表变幻莫测。
    渝北川心中一喜,上前拿起戒指,随手套入左手无名指上,不大不小安安合适!
    目光投向那神秘石蛋,渝北川不是那种不经世故的毛头小子,恰恰相反,历经沧桑变故,人间冷暖的他更善于思考和观察。
    从摆放的位置来看,石蛋在三件东西中显然是最好的,摩挲着手上的戒指,渝北川缓缓伸出右手,指尖触向石蛋的倏忽之间,稍不经意间,石蛋突然生出一股引大的牵引力,牵扯而来。
    眼前景象骤变,石室消失,整个人瞬间处于一片混沌之间,恰是混沌末开元气末分之时,灰蒙蒙的模糊一团。
    灰色雾蔼,无规则飘渺缠绕,又似韵含某种神秘规则。
    呼吸之间,混沌雾霾开始暴动,蕴含着元比可怕的力量肆无忌惮天噬一切,暴发出摧枯拉朽滔天气势,急剧压缩至黑色原初奇点时,随即猛烈膨胀爆炸,云雾般的漩涡,绽放出炫丽地原始之光,演化为一方宇宙星辰。
    整个世界亮了!满天繁星,星云璀璨生机勃勃!
    渝北川精神世界内部,一方狂暴的混沌世界,充满毁灭的气息。
    “哈、哈哈!”
    一阵癫狂的声音,从半空中传来,渝北川如惊醒梦中人,目怔囗呆地看着眼前。
    “凡人之体,只有凡体才能承受混沌之灵,可笑亿万年来,无数天纵之才,资质卓越之辈雾里看花,水中捞月。”
    “前辈,您……?”渝北川听得一塌糊涂,糊里糊涂摸不着头脑,微微后退两步。
    “还好上天垂怜,上天眷顾,哈,哈哈!”
    眼前突兀闪现出一个身影,他体形消瘦,一身紫色直襟长袍,上绣着暗金流动的云纹,腰束一条暗金祥云宽边锦带,蓬乱枯槁凌乱的头发,稀疏凋落的眉毛,晕黑深陷的眼眶中,露出麻木空洞的曈孔,不时闪过锋锐如刀,阴翳低沉的眼神,干燥白裂的薄唇不时发出哑颤的疯言疯语。
    “你是谁?”
    渝北川惊退半步,双手握拳,脸露防备之色。
    “吾是谁?”男子喃喃自语,似是自问,又似询问眼前的渝北川。
    “吾是谁,吾记不起来了,吾到底是谁?”
    男子大声咆哮,双手乱舞,神色疯癫。
    “一个可怜奇怪的老疯子,这地方,他又是怎么进来的?他一直被困在这个空间里?”连续几个末知的问题,渝北川陷入冥思苦想之中。
    感受到渝北川身上磅礴的血肉之力,飘立半空的男子手舞足蹈,欣喜若狂,面露苦尽甘来之色。
    “凡人之体,末入练气,此子资质实属上上佳!十万年之久,终归天不负我,天不负我呀!”
    “此人不是实体!”飘飞半空的身影,虚幻飘渺,渝北川心有所悟。
    即非实体,那么……
    “夺舍!”
    借人身体还阳,古人认为灵魂不死,肉体不过是精神躯壳。
    从男子出现后的种种迹象,此人必想夺舍于我,玄幻小说看多了的渝北川鄱然醒悟,此时此刻,渝北川无计可施只能转身就跑。
    空中人影化做一缕袅袅青烟,急如星火,风驰云走般朝渝北川急闪而来。
    “竖子尔敢!”一声高亢嘹亮的声音,从天而降,震动石室。
    一道金色灵光,火舞银蛇闪电般激射至青烟之上,突如其来,令人猝不及防。
    “啊......”狼嚎鬼叫凄厉的惨叫声,令人毛骨悚然。
    空中出乎意料地浮现一道身影。
    那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一席素白缎子衣袍子,袍内闪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镶边,腰挂祥云白玉雕牌,头发斑白,头上羊脂白玉发簪,没有一丝凌乱,雪白修长的眉毛,微微下陷的眼窝,高高的颧骨,脸上布满皱纹,一双深邃黑色的眼睛平静沧桑。
    “韩傲龙,时至今日,你还不死心?”白衣老者厉声喝问。
    袅袅青烟缭绕变化,体形消瘦,紫襟长袍男子缓缓现出,蓬乱枯槁凌乱的头发,稀疏凋落的眉毛,只是阴翳低沉的眼神有些涣散模样狼狈不堪。
    那金色一击,怕是给他带来不少的伤害。
    “皇莆老鬼,你还活着?”紫袍男子面色惊疑。
    “哈,哈哈,吾明白了,汝走了这一步,舍去肉身融身器物,化身器灵,汝倒能下此决心。”
    “哼,汝不也是藏身养
    魂木上,躲避万年岁月侵蚀?”白衣老者一脸的不屑。
    “养魂木?”
    渝北川目光投向玉桌上,那块暗涩墨黑的木块,看似不起眼,想不到也是件好宝物。
    “这两人怕是旧识,目前尚不知敌我。”
    敌我不分,渝北川不得不小心戒备。
    “汝又待何如?”紫袍老者狞笑道,藏踪蹑迹地朝着渝北川方向,悄然迈出一步。
    “此子获取仍是天意,亿万年来,窥探此物,处心积虑之辈多如过江之鲫,无数能人俊杰,修为终生困于不得寸进的修士,趋之若鹜,时过境迁,也只不过是枉费功夫遗恨万古。”白衣老者没有回答紫袍老者,仍自侃侃而言。
    “天意!哈,哈哈,自古以来,修真修仙之辈,谁又不是逆天而行事?即便强大如斯,号令天下,莫敢不从的玄宝宗,如今不也是生灵凃炭永久湮灭,仅剩你一缕野鬼残魂?”
    “玄宝宗!”白衣老者闻言脸色狂变。
    “修道者,泰定神宁心即湛寂,一切相动自然不生,以达不死不灭之境,即如你般念头不通达,心怀愧疚又何以修道。”
    白裳老者表情超凡脱俗,双目远视,十数万年前宗门湮灭那一幕,历历在目。
    混沌之灵,亿万年来从未出现,十数万年前突然出现玄宝宗宗门大殿,全宗上下,无不欢声雷动,以为天赐,谁知此物竟是灾难的开始……
    低沉的号角声“呜呜”地吹响,冲破黑暗的天穹,城墙之上,举目远眺,远方一股股强大的威压,势席卷而来,漫天尘土翻滚,一道道人影兽踪不断闪现,其间隐藏着无数恐怖的气息。
    天空修真大陆,二十七个门派联合攻占玄宝宗,势如破竹摧枯拉朽,刹那时,已是白刃相接,奈何敌人人多势众。
    半日后,宗门内已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虚空中玄宝宗主傲然屹立,身后残兵败卒,看似不足一百之数,势不可为之际,宗主施展无上神通将此城印封,连同皇甫一起打入虚空。
    “皇莆小子,本宗主知道汝胆小怕死,怕死的人一般都会活得很久,宗门将来交给汝了。”那娇嗔宛转的声音余音绕梁。
    白衣老者老泪纵横。
    “皇莆老鬼,外物强盛终有陨落之时,自身强大这才是根本之道,因果轮回人之常态,此等良机,吾等岂又岂能错过。”
    语音末落,紫袍男子化成一阵青烟,遁至渝北川头顶之上。
    危机一发之刻,说时迟那时快,白裳老者化为一阵紫色烟雾,蹑影追风,疾如雷电般与青烟死标白缠纠结在一起,一时间不依不饶斗得个旗鼓相当。
    正当渝北川看得目呆口咂之时,两股烟雾“嗖”地一声,双双钻进渝北川精神世界......

本文网址:http://yanqing.co/xs/52/52901/4151932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yanqing.co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