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吧 > 军史小说 > 名门喜事 > 番外之 爱上了爱情

番外之 爱上了爱情

推荐阅读:极诣剑士可怕的大皇子西游:我打造地狱级八十一难时空穿越守则出名从音乐区UP主开始从斗破开始垂钓成神我老婆是纸片人降临诸天,横推万界武动乾坤之火祖第九关

    :第四卷海阔天空番外之爱上了爱情

    七月酷暑,又近中午,即使是周围绿茵成林,但这个时候在屋里多少还是觉得有些闷。上官锦处理完手中的事后,便出了书房,旁边的护卫要跟上,他却摆了摆手,然后往东面那条小道走了过去。

    中午的阳光明晃晃的直刺人眼,不过这条小道的两旁因有连排的参天古树,枝叶攀蔓,层层叠叠,几乎将顶头的烈日遮了个尽。连从树叶的缝隙间透下来的光斑都少有见到,偶有风吹过,也觉得凉气沁肌,着实是夏日歇息的好地方。小道的尽头有一处六角亭子,亭子里没有桌椅,但每两根亭柱间都由一条约六尺长,两尺宽,且表面光滑如镜的大青石连接着,下面亦有石墩撑住。

    上官锦走进亭内,就撩起袍子,往那大青石上躺了下去。

    今年是他携白文萝到古雅的第三个年头,一晃眼,曜儿也两岁,如今只等这边的情形再稳定一些,便该准备回京一趟。上官锦心里盘算着时间,只是不远处却不时传来施工的声音,扰乱了这一处的清幽。

    自去年年初开始,他就打算将这边的办事处挪个地,总跟书院共用一处也不妥当。只是因为白文萝每月都会来书院几次,想来想去,终决定将书院后面的那一大块地给买下,然后把那个地方改为正式的办事处,待房子建好后,他便将书院后面的地方让出。如此,白文萝以后到书院来,他也能照应得到,又不会误了自己的事。

    眼下那边已到收尾阶段,所以这些天连中午都未集工,只是却扰了他的清梦。上官锦躺在那闭目养神了一会,便慢慢坐了起来,靠在亭柱上,瞧着旁边离他只有一臂之距的植株,只见绿叶青翠,细弱的枝头上还结着数粒拇指大小的果实。他似随意地伸出手,将一粒果实给摘了下来,拈在手中瞧了瞧,随后就见他嘴角一扬,手指一曲一弹间,那粒果实忽的就往一个方向射了出去!

    “啊!”数丈之外的灌木丛处顿时传出一声惊呼,同时听到扑通的一声,以及哗哗的声响。

    上官锦这才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服,然后跨着步子,施施然地往那走了过去。

    走近了,才发现是个女子,穿的一袭淡青色的襦裙。上官锦在她跟前站住后,对方正好也抬起脸,只见是个十四五岁的姑娘,容貌也有几分灵秀,只是此时一双眼睛却是泪汪汪的,且整个人是坐在地上,两手抱着一边的膝盖,委屈地瘪着嘴小心地揉搓着。不过即使是这般,她看着也不显狼狈,倒是添了几分楚楚可怜。

    上官锦本想问她在这做什么,然还未开口,却被那散落在地上的十来张画纸给吸引住了。他一怔,目光一凝,就慢慢蹲了下去,将那些画纸小心拿了起来,捧在手中细看。

    这是西洋的画技,皆是用炭笔在粗糙的白纸上作画,他并不少见。只是,眼下这些画纸上画的却不是别人,而是白文萝,作画者功力不俗,每一张都极为传神。画中的人,或微笑,或沉思,或看书,或宣讲,甚至只是一个侧面,都能让人感觉其神采隐隐跃然于白纸之上!特别是那双眼睛,简直是入了神,上官锦看得怔然,心中却隐隐生出几分不快来,是谁,将他的女人看得这般透彻!

    被上官锦一记弹指打得摔倒在地上的那名女子,原是要站起来的,只是一见上官锦竟蹲了下来,她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想到竟然能离他这么近,甚至能感觉的到他身上的气息,情窦初开的少女捧着一颗乱撞的心,抱着膝盖,毫不避讳地盯着眼前英俊又成熟的男人。

    “这是你画的?”上官锦终于从画中收回目光,看向那名女子,怀疑地问道。

    似乎是因为太激动了,一时说不出话来,她只是摇头,然目光却丝毫不离他左右。

    上官锦微挑了挑眉,将手中的画纸小心叠好了,手指又在上头轻轻/百度名门喜事吧蚂蚁团/弹了弹,将沾到上面的泥土弹掉后才站起身,垂着眼,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名女子问道:“你是这疏远的学生,到这来干什么?这些画又是谁画的?”

    “我,我是西雪儿,大人不记得了吗?去年大人还来过我家,我当时一直陪在父亲左右!”她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一边说着,一边从地上站了起来。只是刚刚被打到的膝盖,这一时倒地也站的不稳,然而眼前的男人却丝毫没有要伸出援手的意思。西雪儿心里也有些委屈,只是一抬眼,看到上官锦的目光后,她心中的那点委屈马上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上官锦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似想起来了,便道:“西家的六小姐?”

    “对,大人终于想起来了!”西雪儿顿时喜笑颜开,瞧着好不天真可人。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上官锦却丝毫未被她的笑容感染,说话时,面上虽是淡淡的,但语气里已带上了几分冷意。

    似没想到对方的态度竟还这般冷淡,西雪儿足足愣了好一会,后又招架不住他的目光,不由就微垂下眼,有些忐忑地说道:“我,我是书院的学生,两月前才刚进来的。

    那些画儿,是我的一位朋友画的,他也是书院的学生,我们都听过夫人的课。“

    “叫什么?”上官锦接着问。

    “啊??”西雪儿又愣了一下,不解地抬起眼。

    上官锦示意了一下手中的画,西雪儿这才回神,便小心的说道:“他叫威尔,是英吉利人,我们是一同进书院的,自去年大人带了夫人拜访我家后,我们便慕名过来了。”

    西洋小子吗,上官锦瞧着手中的画,确实画得很好,但就是因为画的太好了,所以他心里很是不爽!就好像自己的珍宝被人窥视到了一般,只是白文萝每月都过来书院讲课,这事也是不可避免,时间一久,怎么可能会没有人发现她的好。但是,他心里真的很不爽啊!上官锦盯着手中的画,偏偏这瞧着是白文萝的脸,一时又气不气来!

    西雪儿瞧着上官锦这神色不明的表情,心里一边忐忑着,一边又痴痴地想着:他真的怎么瞧都很好看呢!

    “你刚刚在这做什么?”上官锦忽然又问了一句,因后面施工,所以旁边不时会有人来回走动,倒不奇怪,但书院的学生基本不会绕到这边来。

    “我,我……”西雪儿脸一红,结巴了。

    上官锦挑眉,神色间瞬时就带上了几分嘲讽,却偏偏就是这样略带不屑的表情,使得他更具魅力。西雪儿看得有些怔住,心跳似忽的就漏了一拍,嘴里的话不经大脑就脱口而出:“我是过来看大人的,我很喜欢大人!”

    古雅这边的女人热情又大胆,他是知道的,但还是没想到她就这么直白地道了出来,瞧着这小姑娘那双水汪汪的眼,他嘴角微微往上一扬,便说道:“我有夫人了。”

    “我知道,我也喜欢夫人。”西雪儿马上就点了点头,面上的神色还带着几分梦幻般的向往。/百度名门喜事吧蚂蚁团/

    上官锦一怔,一时想不透,也懒得琢磨小姑娘的想法,再又觉得自己出来的时间长了,便说道:“你回书院去吧,以后别过来这边;否则

    己出来的时间长了,便说道:“你回书院去吧,以后别过来这边;否则保不准会出什么意外。”他说完,也不把手里的画还回去,就那么光

    明正大的掠为己有,神态自若地拿着走开了。

    留下面雪儿一个人站在那,怔了好久才回过神,随后心里异常雀跃,着急着要回去告诉威尔,她真的碰到上官大人了!只是才跑几步。

    她猛地停了下来,糟了,她给忘了,威尔给白夫人画的那些画……被上官大人给拿走了!怎么办

    傍晚时分,上官锦回来后,白文萝正给上官曜洗澡。上官锦便去了书房,将中午得的那些画摊在桌案上,然后站在那儿目不转睛地看着着。

    也不知过了多会,正看得出神间,白文萝从外头走进来说道:“要传晚饭了,怎么还来这。是有事情要处理吗”

    “哦,没有。”他回过神,白文萝已走他身边。

    “咦?”白文萝也瞧到桌案上的素描,便走过去拿起一张惊讶地问道:“怎么会有这个”

    上官锦将中午的事略说了一下,白文萝随即笑了,瞧着那些画赞了一句:“原来是他,我去书院的时候还不时瞧见他在园子里头写生,

    没想人物也画得不错。”

    上官锦瞧着白文萝一脸笑意地看着那些画像,想到有个男人日日衣夜夜地拿着支笔,细细勾勒着他的女人,心里简直是打翻了五味瓶子,实在

    是太不是滋味了!可偏偏他又说不出什么来,要真为这事生气。也着实是太幼稚了些。

    “怎么了你觉得不好吗”感觉到旁边的人安静了,白文萝便将手中的画放了下去,转过脸问了一声。

    “没有,画得很好,出去吃饭吧。”算了,不想这个了,上官锦说着就在心里叹了口气。

    白文萝一瞧他这神色,便走进去,拍手帮他整了整衣领,眼中含着一汪浅笑,低声问道:“你不高兴了

    “不过是几张画像而己,活生生的人不是在你这么。”心思剔透/百度名门喜事吧蚂蚁团/

    的她,怎么会猜不到他心里的想法。白文萝说着就反握住他的手,他不是古雅人,自小就没有那么开放的思想。但是为了支持她,还是允许她在外面抛头露面,这有多难得,她心里一直就很清楚。

    “傻瓜,我还不知道么!”上官锦又是一笑,说着就抬起手捏了捏她的下巴,又凑近去在她唇上亲了一口。

    “爹爹又玩亲亲,我也要玩!”就在这时,外头一个摇摇晃晃的小不点扶着门,正打算爬过对他来说,很是不矮的门槛,嘴里还奶声奶气地嚷嚷道。

    “小祖宗,小心着点,别摔着了!”奶娘从后面跑过来,一脸慌张地喊着,她才一个不留神,这孩子竟就跑到这边来了。

    “你下去吧。”上官锦走过去将上官曜抱了起来,又对跑过来的奶娘道了一句,然后就将上官曜抱到白文萝跟前,轻轻拍了拍他肉嘟嘟的小屁股说道:“小坏蛋,你是不是在外头偷看很久了!”

    也不知他是听明白了没有,小家伙顿时就一阵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身子在上官锦怀里扭来扭去地,好不欢快。

    “好了,都出去准备吃饭吧,天要黑了!。”白文萝无奈地看着这闹成一团的父子道了一句。上官曜一听,马上就嘟着嘴,睁着一双乌闪闪德的眼睛,鼓起一张包子脸对白文萝撒娇地道:“要亲亲!”

    上官锦笑着就将唇凑到他粉嫩丅嫩的小脸蛋上,叭叭地连亲了好几下,只是他下巴处的胡渣却是扎疼了小家伙,小家伙立马皱起一张包子脸,扭着身子,抱住白文罗的脖子,把脸蛋埋进白文萝的肩窝处闷闷地说道:“娘好!”

    “他这都学会嫌弃我了!”上官锦马上佯装生气的说了一句。

    白文萝从他手中接过上官曜,嗔了他一眼道:“你比他还小吗!”

    屋内又传出上官曜咯咯咯的笑声,伴着夫妻俩不时的低语,一路往饭厅走去。/百度名门喜事吧蚂蚁团/……

    “威尔,你说,我是不是爱上上官大人了?”中午的刻意相遇,直到现在还未平静下心情的西雪儿,已经缠着那个金发碧眼的男子足足缠了一个下午,这句话也是问了第十遍以上了。

    “不是。”这也是威尔第十次以上相同的回答,他甚至都不抬眼,只是专注着作画。

    “为什么不是?”西雪儿也不生气,两手支在威尔旁边的桌子上,捧着脸,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求知地看着眼前的男子,然后又看了看他此刻正在画的画,只见是一张巧笑嫣然地白文萝。她便又接着问道:“那你呢,你这天天都在画白夫人,难道不是爱上她了吗?”

    威尔停下手中的炭笔,终于抬起眼看着西雪儿道:“我是个艺术家,纯是为白夫人的风采折服,而你不过是爱上了他们的爱情!向往他们的经历罢了!”

    西雪儿微怔,慢慢放下手,好一会,才走到窗户边,看着远处的大海,心里琢磨着那句话,她爱上了爱情……

    番外完结,谢谢大家的支持。_

    关于新书,目前正在准备中,上传后会在旧文里发公告的。

    全文完

本文网址:http://yanqing.co/xs/0/2/6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yanqing.co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