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尸毒之源(1 / 1)

绝地行者 十阶浮屠 3939 字 7天前

第三百六十九章 尸毒之源

大雪纷飞将京城落成了白色,各条街道的行人都十分稀少。

三匹热气腾腾的骏马入了城,程一飞和两位公主穿着斗篷,冒着狂舞的雪花奔向福海旧宫。

四公主的心病不仅不能碰男人,甚至谈及痛苦的回忆都会窒息。

可皇上把太上皇的头也毁了,弄了一个木头人塞进棺木中,开棺鞭尸的意义也就没有了,程一飞只能带她回到事发地。

一到旧宫门外四公主就紧张了,双手都快要把缰绳攥出水来了。

“四媳妇!你有男人了,有为夫在没人能伤害你……”

程一飞昂首挺胸的指了指自己,四公主深吸一口气才点了点头,皇后已经宣布他们要在年后完婚,永淳也按照先帝的旨意一块出嫁。

三个人来到宫门前出示了腰牌,直接骑着马进入了旧宫的御道。

之前永淳提供了不少的细节,她们被画像是在山顶的丹房,但采蜜是在湖岛上的含龙堂,四公主出事也是在含龙堂中。

“达飞!达飞!我我……”

四公主瞧了眼通往湖岛的步道,整个人一下就产生了应激反应,呼吸急促的勒住马匹四肢僵直。

“玄瑶!快到我怀里来,没人能伤害你……”

程一飞立即跳下马冲她敞开怀抱,四公主从马上一头栽进他的怀中,张嘴瞪眼一副要溺水窒息的模样。

“达飞!姐姐犯病了,快抱去她找御医……”

永淳也火急火燎的跳下了马来,但程一飞却把人抱向湖边水榭,迅速坐到长椅上将她抱在腿上,四公主也在他怀中蜷缩成一团。

“深呼吸!你已经安全了,夫君的怀抱就是你的家……”

程一飞拍打着四公主的后背,安慰道:“以前你是一个人,但现在你有了夫君有了家,还会拥有自己的儿女,夫君会永远挡在你们身前,相信他并将自己交给他好么?”

永淳也蹑手蹑脚的关上了屋门,望着蜷缩在程一飞怀中的姐姐。

那僵硬的躯体明显开始放松了,直到像只猫儿似的唤了声夫君,她立马惊喜的蹲到炉边生火取暖。

“五媳妇!听见了没有,咱家冷美人会叫夫君了……”

程一飞攥住四公主冰冷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坏笑道:“不过该说不说,你妹的陪嫁丫头可水灵了,但你陪嫁的两个嘛,一个长得像牛魔王,一个长得像鸡毛掸子!”

“噗~哈哈哈……”

永淳捂住小嘴笑的前仰后合,四公主让他一打岔也正常了,马上羞愤的在他肩膀上捶打,笑闹间又被捉住手不断揉搓。

“五媳妇!我是乡巴佬,我该如何跟公主洞房啊……”

程一飞不怀好意的招来了永淳,古代姐妹俩同嫁一人比比皆是,两位公主丝毫没觉得他是调戏,居然一本正经的科普起流程来。

“夫君!妾身对不住您……”

四公主满脸自卑的垂下头,歉疚道:“我……我生的不好看,我会陪嫁两个好看的丫头,届时您就跟……她们洞房吧?”

“你不好看?谁昧着良心在骂你……”

程一飞愣了一下才忽然意识到,四公主的个头将近一米七五了,人瘦个高又在外晒的黑不溜秋。

远不及大眼睛的永淳白皙娇美,放在大顺人眼中就是乡野村姑。

可在他的眼里却是一身古铜色,腿比他命还长的顶级健身模特,他把四公主的长腿都快搓冒烟了。

“不要在意凡夫俗子的屁话,你在哥眼里就是个仙女……”

程一飞将姐俩左右搂住,笑道:“等成了婚我就得上战场了,你们姐俩在家安心养胎,但妹妹不要吃姐姐的醋,她怀胎不易我得多陪她,姐姐也得多照顾一下妹妹!”

“知道了!妾身会照顾好妹妹的……”

四公主羞答答的垂首红了脸,谁知程一飞转头就眨了眨眼,永淳心领神会的献上了香吻,两个人故意把嘴亲的滋滋响。

“哎呀!你们不害臊……”

四公主羞急的趴在他肩膀上,可等程一飞又转头吻向她时,她已做好了足够的心里建设,嘤咛一声也没产生应激反应。

“哇~~~”

永淳喜出望外的捂住嘴轻呼,一向不能被男人碰的四公主,软软的靠在廊柱上任人轻薄,还闭上眼笨拙的学着她回应。

“呀~~~”

突然!

四公主尖叫一声爆出了罡气,一下就把程一飞给震飞了出去,连永淳都被一屁股摔坐在地上。

永淳吃惊道:“姐!你怎么啦,刚刚不好好的吗?”

“呜~~~”

四公主痛不欲生的捂住肚皮,哽咽道:“我也不知道,夫君一碰我肚子就感觉要死了,我一怕脑子就……就不做主了!”

“娘的!老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创伤应激症……”

程一飞愤怒的爬了起来,说道:“玄瑶!你让人用巫术催眠了,就是在你脑子里烙上一段话,比如碰你的肚皮就会死,回想以前的事你就会坠湖,是不是这种感觉?”

“……”

四公主一下瞪大了双眼,惊恐道:“就……就是那样,不碰我肚子就没什么事,可一碰它就感觉五脏六腑在燃烧!”

“夫君!”

永淳起身惊疑道:“莫非她当年坠湖之前,见到了不该见到的事,太上皇对她动了手脚不成?”

“不是太上皇,当时太上皇和皇后在一起……”

程一飞从怀中掏出了几页画纸,是从丑闻录中揭层下来的画像,他抽出顺帝和皇太后的偷情画,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解释了一遍。

永淳震惊道:“二哥竟……竟是女婢所生,不是太后的亲生子?”

“你才是太后唯一的骨血,老二连妾生子都算不上……”

程一飞把画纸递到她手中,说道:“老二在你面前自惭形秽,所以他才怂恿你再出卖你,还收买了你的传信丫鬟,但一个郡王想跟太后私通,必须有个大人物帮忙!”

“大总管!”

姐妹俩异口同声的掩嘴惊呼,没大总管的协助根本成不了事。

“对!三朝皇后乃至太子妃,全是大总管扶植起来的……”

程一飞起身说道:“秽乱后宫,夫妻不和,争权夺利,这就是他控制皇帝家的手段,而小四出事的那一天,他又亲手击杀了孟含章,所以催眠小四的应该就是他!”

“夫君!”

四公主扶额痛苦道:“我……我不能去想孟含章,一定是因为她我才被催眠的!”

“玄瑶!你相信为夫吗,信我的话就站过来……”

程一飞微笑着冲她招了招手,四公主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他便抽出四公主贴身的汗巾,系在她的脸上遮挡住了双眼。

“玄瑶!你要牢记一句话,夫君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程一飞贴在了四公主的背后,轻抚她的肩膀让她放松以后,在她的耳边循循善诱道:

“你踩着青石板走向了湖边,湖水在你的耳畔轻轻荡漾,你一步一步的走上了福海石桥,见到了岛上的一座……”

“含龙堂!!!”

四公主四肢一僵靠在了他身上,呼吸变得比接吻时更加的急促,永淳也在旁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没什么好怕的,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程一飞双手始终按在她肩头,诱导道:“母妃撑着孕肚多有不便,咱不等她大胆的走过去,你跨进了红墙金瓦的含龙堂,你……瞧见了什么?”

“皇上领我进了禅房,让我喝了一壶药酒说要双修,还让我褪去衣裳躺到榻上……”

四公主颤声道:“皇上将小铜钟扣在我肚脐上,取出了画本给我画像,还叫母妃进来给他代笔,我……我臊的不行却没力气,还有虫子在往我肚脐里钻,好疼啊……”

四公主突然捂住了肚脐惨叫,程一飞立即抄起小茶杯塞给她,假装拿掉了铜钟再进行安抚。

“呜~孟含章把皇上迷翻了,揭开我肚脐上的铜钟,铜钟里有一只黑虫,想钻进我肚脐里产卵……”

四公主仰头哭诉道:“她说虫子产自尸人体内,专门吸收处子的脐血,再用虫子炼出毒尸丹,若弄碎了我会即刻尸变,于是她就夹住了毒虫,用檀香把它烫出来了!”

“天呐!太上皇不是采集蜜露,他是在用我们养蛊……”

永淳惊骇欲绝的双手捂嘴,程一飞急忙摆手叫她噤声,继续安抚并诱导着四公主。

“我跟孟含章一起逃跑,大总管追来让她交出虫母……”

四公主恐惧道:“我掉进了冰窟窿里,恍惚间有人不停在说……谈及含龙堂就会死掉,不能让人摸我肚脐眼,否则虫子就会产卵,吃光我的五脏六腑,我好害怕!”

“不要怕!夫君帮你取虫,忍住……”

程一飞把手插进了她的衣襟,摸到肚脐眼再用小拇指一抠,永淳啪的一声掰断根小树枝,四公主的娇躯顿时狠狠一颤。

“听到了吗?虫子已经捏碎了,再也没虫子能咬你了……”

程一飞抽出手揉了揉她的肚皮,四公主就像一下卸了千金重担,跟着脑袋一歪居然虚脱的晕了。

“唉~姐姐竟被折磨了这么多年,还以为她是什么心病……”

永淳心疼的抱过了四公主,将她放在长椅上解开眼罩,可皇后的隐藏任务并没完成,说明四公主还有心病没化解。

“虫母应该就是毒源,估计被大总管夺回去了……”

程一飞仰起头来轻声的嘀咕,忽然听见外面有踩雪的声音,等他狐疑的推开小木门一看,居然是大总管正朝他们走来。

程一飞走出去问道:“哟~您怎么来旧宫了,为何没去送殡啊?”

“绝地玩家!不要再勉强四丫头了,老远就听见她哭叫了……”

大总管望了一眼昏迷的四公主,摇头道:“当年她见到了尸毒之源,我为保她一命便用摄魂术,让她不能再回想过去,结果却让她落下了心病,现如今我也解不开了!”

“呃~~”

程一飞没想到他如此坦率,错愕道:“那个……尸毒之源究竟是什么,它在什么地方?”

“孟含章有两枚家传金丹,丹内有两只黑甲壳,能产出尸毒……”

大总管说道:“太上皇无意中发现,便想借尸毒返老还童,但孟含章恼他用活人试毒,便盗走一只甲虫跳入冰河,下落不明,另一枚金丹被皇太后盗走,让你踩碎!”

“……”

程一飞眉头一挑却没敢接话,他不知大总管是不是在试探,但他没想到毒源是两枚金丹,其中一颗确实让他给跺碎了。

“哼~若不是见你把金丹踩碎,并不为其它而来,咱家早把你拿下了……”

大总管又面无表情的招了招手,只见城门洞内走出一名黑衣人,拖着一个口鼻流血的昏迷宫女,正是冒充穿越者的未知女玩家。

“不愧是四朝大总管,快人快语……”

程一飞拱手笑道:“我是天命玩家,功德榜上排名第一,我入一世只为渡一人,永淳公主我已经渡了,只差销毁毒源就能功德圆满,还望大总管能助我位列仙班!”

“你已有一块无事牌了,找到第二块就能寻到孟含章……”

大总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警告道:“大顺被你搅的风雨飘摇,若是找到了东西还不回归,咱家会亲手送你上西天,反正我这种人死后必下炼狱,不在乎神仙不神仙!”

大总管说完扭头就离开了,可程一飞却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大BOSS的话他是真的不太敢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