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之:千兵万马避白袍(1 / 1)

鼎天 衣冠正伦 18952 字 3个月前

公元528年,北魏宗室、北海王元颢奉命前往邺城,抵抗由葛荣率领的河北六镇叛军,适逢北魏权臣尔朱荣南下攻破洛阳,并制造了河阴之变,大杀北魏公卿世族。

元颢因此南逃,前往南朝梁乞求梁武帝萧衍出兵帮助自己平叛。于是梁武帝便封元颢为魏王,并以陈庆之率甲兵七千,护送元颢北归。

自此,“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的白袍将军陈庆之便开始了他一路超神的表演,其战绩之辉煌,千数年后仍然令人回味无穷。

528年十月,陈庆之正式率军北上,首战攻克淮北铚城,并于此进行休整、等待战机。

此时北方局势也发生剧变,尔朱荣在制造河阴之变后便退回晋阳休整、遥控朝政,并积极组织对河北叛军的平定,并在当年九月滏口之战中一举击溃河北叛军,成为北方唯一霸主。

滏口之战结束后,尔朱荣威名如日中天,摆脱了河阴之变带来的不利影响,并收抚十几万六镇叛军,返回晋阳进行休整。

河北叛乱平定之后,山东仍有刑杲所率领的河北流民起义,北魏泰山太守羊侃亦举兵叛魏、不久后兵败突围投奔南朝梁。

尔朱荣以上党王元天穆率兵前往山东进行平叛,河南地区相对比较空虚。

此时,陈庆之敏锐抓住战机,于529年四月继续率军北上,先后攻克河南荥城、睢阳。睢阳一战中,北魏将领丘大千拥众七万、分筑九城据守,陈庆之一日之内连克三城。

攻破睢阳后,元颢于此称帝,并在陈庆之的护送下继续率军北上,于后不久击败北魏济阴王元晖业并攻克考城。

也正是在这时候,元天穆击败刑杲,并将其押赴洛阳伏诛,同时元天穆大军回防河南。

此时的陈庆之已经兵入河南腹地,北魏朝廷因此震惊不已,调集河洛之间数万人马驻守河南大镇荥阳,而元天穆大军也直奔荥阳而来。

此时的荥阳城高池阔,内有大军驻守,外有强兵驰援,对陈庆之所率南军而言,是前所未有的艰巨考验。

时荥阳未拔,士众皆恐,庆之乃解鞍秣马,宣喻众曰:“吾至此以来,屠城略地,实为不少;君等杀人父兄,略人子女,又为无算。天穆之众,并是仇雠。我等才有七千,虏众三十余万,今日之事,义不图存。吾以虏骑不可争力平原,及未尽至前,须平其城垒,诸君无假狐疑,自贻屠脍。”

一鼓悉使登城,壮士东阳宋景休、义兴鱼天愍逾堞而入,遂克之。

如果说之前自铚城北上的一路转战拔城,还没有让北魏君臣完全重视陈庆之此次北伐,那么荥阳一战就彻底让他们认识到自己将要面对的是怎样强大的对手。

荥阳一战结束后,陈庆之继续回师西进、进攻河南虎牢,虎牢守将尔朱世隆破胆怯战、弃城而走,由是陈庆之再次率军进攻洛阳。

北魏孝庄帝元子攸惊闻荥阳、虎牢接连失守,吓得渡河逃亡,洛阳公卿世族迫于无奈,迎接元颢入城,奉其为帝。

自铚城北进,陈庆之一路破敌拔城,不足三个月的时间便攻入北魏首都洛阳!

元颢进入洛阳,元天穆则继续率军进攻虎牢,并派兵收复之前被陈庆之攻克的河南诸城。陈庆之闻讯后,率军奔袭元天穆,击之大败,元天穆仅率十余骑渡河北逃。

陈庆之自发铚县至于洛阳,十四旬平三十二城,四十七战,所向无前。

《梁书》有关陈庆之一路破敌战绩,所载北魏兵力上或许大有水分,但时间和战线不会骗人。

陈庆之所率七千微众,驰骋河南、所向无敌,将一个落难来投的北魏宗室送入洛阳成为新君,战绩可谓辉煌。不只北魏方面大惊失色,就连南朝梁都想不到这样一支弱旅能够打出如此辉煌的成绩。

陈庆之是幸运的,他抓住为数不多的历史机遇、进行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使其名字永远铭刻于历史长河中。

陈庆之也是不幸的,他个人能力即便再出色,但是受制于南北一对猪队友,注定其功业虽如烟花般绚烂,但也只是稍纵即逝。

元颢在进入洛阳之后,获得大量胡汉武装力量的拥戴,便开始志骄气满,拒绝南朝继续增兵,对陈庆之也开始提防。

陈庆之部将建议他袭取洛阳、重新控制元颢,陈庆之以孤军疲众没有听从,只是请求出镇徐州,但也遭到了元颢的拒绝。

此时,晋阳休整的尔朱荣挥军南下,汇同北逃的孝庄帝元子攸向洛阳杀来。

大敌当前,元颢仍然刚愎自用,派遣陈庆之分兵北上河阳中郎城据守尔朱荣大军。陈庆之于城据守三日,杀伤甚众。

尔朱荣便绕过此城,直接率军渡河向洛阳进攻,于河桥击败元颢大军,元颢逃离洛阳,抵达临颍时遇贼被擒,洛阳再次陷落。

元颢被捕,洛阳陷落之后,陈庆之便成孤军,旋即便被魏将高琳所败,但仍余众数千,向南撤军,途径嵩高遭遇山洪爆发,士伍多散。面对尔朱荣大军的追击,陈庆之伪装成僧人,辗转逃回南朝。

自此,这一场震惊南北的北伐彻底结束,过程虽然辉煌无比,收场却是潦草狼藉。

陈庆之个人的超神战绩,最终还是没能扭转南北对峙的大势局面。元颢的愚蠢无能、刚愎自用,梁武帝萧衍的反应迟钝、乏于进取,最终让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有关陈庆之的北伐战绩,有人顶礼膜拜、有人冷嘲热讽。但无论是毁是誉,都无损其本身的价值。

单述一桩,或许不能体现陈庆之北伐战绩之辉煌,再引这一时期前后几次南北人员的军事行动,有所对比,看法可以更加直观。

在陈庆之北伐之前几年,便有南朝人在北方搅动风雨,甚至登基称帝,即就是南朝齐宗室皇子萧宝夤。

南朝齐末年宗室暴乱、屠戮成风,雍州刺史萧衍起兵进攻建康,杀齐帝东昏侯萧宝卷,并在不久后称帝建立梁朝。

萧宝夤乃齐明帝萧鸾第六子、东昏侯萧宝卷之弟,萧衍篡国之后便逃亡北魏。

北魏宣武帝封萧宝夤为齐王,并将自己的姐姐、孝文帝之女南阳长公主赐婚萧宝夤,打算以萧宝夤为向导,趁南朝政权更迭之际大举伐梁。

之后北魏与南梁在淮水以南不断交战,萧宝夤多有参与其中。

最终,在钟离之战中,南梁名将韦睿一战击溃魏军十余万,彻底粉碎了北魏南侵的意图,也让南梁这个新生不久的政权站稳于江表,给之后南梁前期的政治清明奠定了深厚基础!

萧宝夤南下复国无望,自此滞留北魏。

公元524年,北魏秦州莫折大提作乱,北魏朝廷以萧宝夤为西道行台率军前往关中平乱。

萧宝夤在关中平叛数年,叛军却越剿越多,而此时的北魏也是各处起火,六镇起义叛而又叛更是令其焦头烂额。

公元527年,在部下们的劝说之下,萧宝夤也担心平叛无功或会遭到朝廷问责,于是便在关中举兵叛乱,自称大齐皇帝,意欲在关中重建南齐政权。

很快,北魏朝廷便调度人马前来平叛,接连战败后,萧宝夤部将侯终德反戈一击,萧宝夤被击败后,无奈带领妻子南阳公主投奔关中叛军首领万俟丑奴,受封为太傅。

530年,武川镇贺拔岳入关平叛,击败万俟丑奴,并将万俟丑奴与萧宝夤等押送洛阳,萧宝夤最终被赐死,结束其离奇荒唐的一生。

萧宝夤贵为南齐皇子、北魏驸马,又在北魏经营多年,关中反叛却如闹剧一般,仅仅维持了几个月的时间便告失败。

如果说他这一场复国叛乱有什么贡献,那就是杀掉了北魏时期最著名的地理学家、《水经注》的作者郦道元。

如果说萧宝夤关中反叛和陈庆之北伐乏甚类比性,那么南逃梁朝的北魏宗室也不只元颢一人。

钟离之战南梁韦睿大败北魏人马,重新奠定了南北对峙的基础。梁武帝萧衍统治前期,政治也不失清明,相对而言北朝就混乱得多。

早在公元509年,北魏宗室内乱,便有宗室子弟元树投向南朝梁。元树是北魏献文帝拓跋弘的孙子,宗室血脉与元颢相同且年序更长。

元树到达建康之后,被梁武帝封为邺王,并几次受命接引投降南梁的北魏将领。

陈庆之北伐失败的第二年,北魏权臣尔朱荣便被北魏孝庄帝所杀,北魏再次陷入大乱中,尔朱氏弑君,原尔朱部将高欢在河北举兵讨伐尔朱氏。

梁武帝眼见北魏大乱、有机可趁,便以投降的北魏宗室元树与另一宗室元法僧起兵进攻北魏,打算再复制陈庆之北伐的辉煌,重新树立一个傀儡政权,并一度占据了谯城。

但是河北高欢很快平定了尔朱氏余孽,并拥立北魏孝武帝元修。元树等人行动迟缓、错失战机,不敢前进,弃城南归,他本人被北魏追兵捉回洛阳伏诛。

在元树之前,还有一位北魏宗室同样承担了这一光荣任务,即就是与北海王元颢同期投梁的汝南王元悦。

由于元颢的抵触不配合,陈庆之北伐宣告失败,又因为南朝梁反应迟缓,接应不及时,原本所攻克的河南诸城再次被北魏所收复。

第二年,梁武帝便痛定思痛,在尔朱荣死后封北魏汝南王元悦为魏王,派兵送其北还。可元悦刚刚行至两国边境,便听说尔朱兆已经寇入洛阳,吓得再次返回南朝,这一次尝试同样以失败告终。

历数诸次南朝干涉北魏的军事行动,皆无陈庆之北伐战果辉煌。

陈庆之北伐,虽然占了河阴之变后尔朱荣忙于平定河北与山东叛乱的时机,但在陈庆之进入河南腹地后,两处叛乱都已经被平定,北魏大军得以灵活调动。

面对这样的军事压力,陈庆之仍然敢于继续率军北上,并且成功占据洛阳,其胆略与军事才能可谓强悍。

南朝梁之后的两次尝试,元悦北归时尔朱荣遭北魏孝庄帝所杀,元树北归时尔朱氏余孽与高欢决战河北,都是极为巧妙的时机,但却无一成功,足见陈庆之在这当中的不可替代性!

没有陈庆之这样的名将统军推进,南梁萧老菩萨的这几次尝试,便都沦为北魏宗室骗路费的闹剧收场。

梁武帝其人其事,真的是谜一般的存在。其前期统治不乏精明,后期昏聩令人咋舌,该信的不信,不该信的瞎信,最终求仁得仁、作死成功。

这一时期,南北朝上层人物跨境游蔚然成风,不只北魏宗室出逃南梁,南朝宗室也往北朝跑,其中就有梁武帝萧衍的两个干儿子,萧正德与萧赞。

萧赞原名萧综,是梁武帝萧衍次子。当年萧衍起兵进入建康时,占有了东昏侯萧宝卷皇妃吴景晖,据说皇妃当时已有身孕,后来生下一子便是萧综。

萧综年轻时还算是个精神小伙,很得萧衍的喜爱,可在得知自己是东昏侯遗腹子后,就渐渐变得不正常了。

他偷偷挖出东昏侯的尸骨滴血认亲,担心自己孤证不立,还杀了自己一个儿子又滴血一把,便确定自己是东昏侯的儿子。

可见这小伙儿已经疯了,挖自己生父的坟还倒罢了,滴血认亲的时候自己还知道割自己胳膊,到儿子就得杀了滴血。

得知自己这一身份后,萧综便秘密派人前往北魏联络他叔叔萧宝夤。

公元525年,北魏徐州刺史元法僧叛乱失败,逃在彭城请求归附南梁。梁武帝就派遣陈庆之率领两千人马前往接应,顺便将时任南兖州刺史的萧综送往彭城坐镇徐州。

这也是陈庆之登上历史舞台的第一战,北魏派遣将领丘大千率军筑垒据守,结果被陈庆之一战击溃。大概也是这一战被打出了阴影,三年后睢阳再相遇,丘大千拥众七万仍被陈庆之一日搞定。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还算正常,陈庆之打胜后却发现他妈的主将不见了:萧综直接出逃跑去了北魏军营里!

于是北魏便带着萧综进行反攻,南梁军队大败,仅陈庆之所率人马得以保全。

跑到北魏地界后,萧综就改名为萧赞,总算认祖归宗、不再认贼作父。

但是好景不长,他叔叔萧宝夤一直憋着一股劲要造反,过了两年就在关中自立称帝,也没通知仍在洛阳的便宜侄子萧赞。

萧赞担心遭受连累,连夜出逃,却被北魏抓回,非但没有被问罪,反而还将孝庄帝的姐姐寿阳长公主嫁给萧赞,成为继萧宝夤之后第二位南朝皇子、北朝驸马。

不久之后,河阴之变爆发,继而陈庆之北伐进入洛阳,萧赞有感北朝居大不易,请陈庆之写信给前爸爸萧衍、希望能够再次返回南朝。

萧衍也既往不咎,准备重新接纳这个儿子。但很快陈庆之就兵败逃回,萧赞也没有机会重返南梁。

尔朱荣死后,尔朱氏成员肆虐洛阳,尔朱世隆想要非礼寿阳长公主,公主不从被杀。萧赞受此打击,又四处逃亡,最终病死于北方。后来有南梁人盗挖萧赞的尸骨送回,萧衍还命令葬在他的陵寝旁边。

如果说对萧赞背叛的原谅,还算体现出梁武帝对养子的感情深厚,那么对萧正德的纵容,则就说明这位老菩萨是真的相信他有佛祖庇护、百毒不侵了。

萧衍最初无子,便收养萧正德为嗣,后来有了自己的儿子,便让萧正德回归本宗。这种世族过继同族子弟本来也算正常操作,但要命的是萧衍后来做了皇帝。

眼见要到手的太子之位落在别人头上,萧正德心里自是憋屈得很,所以在萧赞投降北魏的那一年,萧正德也跑去了,自称是被废的太子,想要借兵伐梁。

但他又不是东昏侯的遗腹子,所以萧宝夤便劝北魏孝明帝杀掉萧正德这个二五仔。但北魏朝廷大概觉得不能光养南齐宗室,南梁也得养一个,所以便留下了萧正德,只是不加礼遇。

萧正德在北朝混不开,第二年便又跑回了南梁。老菩萨只是流着泪骂了他一通,但还是对他官复原职。

后来侯景投靠南朝,打算造反的时候,一眼就看中了萧正德这个过气废太子。

萧正德也不愧是侯景的神队友,侯景率兵南来时、他驻守丹阳,派大船为侯景运送辎重。等到侯景渡江南来,梁武帝又派萧正德驻守朱雀航,直接开门把侯景迎进了城中。

幸亏当时驻守台城的不是萧正德,而是名将羊侃,否则萧正德怕是真敢把侯景一路迎到梁武帝床边。

侯景也投桃报李,围攻台城的同时顺便立萧正德为皇帝。可当台城攻破、控制住了梁武帝父子后,侯景转头就废了萧正德这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皇帝,并在不久后杀掉萧正德。

难为萧正德一路给侯景开路护法,甚至还嫁了一个女儿给侯景,侯景都已经是宇宙大将军了,连区区一个南梁皇帝都不舍得给他,这瘸腿羯胡真是不讲究!

除了两朝宗室南北逃窜,时代中的名人大将也有南北辗转的经历。

诸如贺拔胜、独孤信等,都曾因为军事失败而暂时托命江表,但他们在返回北方后,也都积极奋战,多有建功。然而矢志南渡的名将羊侃,最终却被君王所累、落得困死台城的下场。

在梁武帝这种荒唐昏聩的君王统治下,陈庆之的北伐辉煌又悲凉,如果说有什么影响历史发展走向的贡献,那就是把中华好驴友、客居江南数年的隋太祖杨忠送回了北方。

。。。。。。

有关南北朝的背景介绍,就先写到这里,新书也已经准备好了,七月一号正式发布。再次跟《鼎天》书友们道歉一声,写文数年第一次太监,心里也有很大的负罪感。

但既然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只能在新书加倍用心努力,希望能写出一个好故事送给大家。准备了这段时间,我也稍具信心,大家应该会喜欢接下来的这个新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