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秘密(1 / 1)

朝花夕食 咖啡里撒盐 3836 字 7个月前

高公公立马拿出小瓷瓶,倒出祛毒丹准备喂何皇后,却被她一把推开。

“我不需要!”

随后紧紧盯着同样倒在地上,正大口喘气,却无法发出声音的杨礽。

何皇后笑了。

“被你自己的毒,毒倒的感觉如何?”

这时晋睿帝才发现杨礽被刺伤的地方,流出来的是黑色的血。

原来何皇后手里的簪子是淬了毒的!

“高泽!快!”

只是高公公准备去喂药时,杨礽已停下了呼吸,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不瞑目的样子。

“阿礽!!”

晋睿帝悲痛的捶着床榻。

“阿婉,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何皇后露出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为什么?我儿子死了,那个贱人的儿子凭什么活着,更何况还是他杀了我的儿子!”

晋睿帝怔怔的看着她。

经过这么多年,他以为她已经释怀、放下了,没想到她其实一直恨着。

“杨哲。”

“阿婉,我在!”

“如果有来世,希望我们永远不要再相…见……”

何皇后说完最后一句话,就闭上眼倒在她的大宫女怀里。

“不!阿婉!!”

晋睿帝大声呼喊后,吐出一口鲜血,也跟着倒了下去。

杨旭:“快,快!请周御医、周神医!”

两人其实一直在偏殿休息,很快就过来了,甚至还带上了胡大夫。

周御医探完脉后,立即摇了摇头。

杨旭:“真的没办法了吗?”

“圣上的身体本来就…加上现在受到如此大的刺激,老臣确实无能为力。”

没多久,晋睿帝又醒了,但只说了一句要跟何皇后合葬的话,就什么都没有留下了。

“圣上驾崩了!!”

这消息一传出去,京城里所有人家连忙改换家里的装饰,接下来的三个月要守国丧。

杨旭按晋睿帝的要求,让何皇后跟他合葬,但同茔不同穴。

毕竟何皇后死前说的话,大家也是听到的。

而杨礽则被安葬在戚贵妃身边。

……

林语安听杨显讲述完那一晚的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没想到这三人,居然会以这种方式离开人世。

“对了,他们的毒是哪里来的?”

一个皇后,一个皇子,手上怎么会有那么多千奇百怪的毒?

这不合常理。

杨显叉了一块腌制过的脆桃,吃完后才说:“那些都是胡大夫的小师妹做出来的。”

“啊?”

原来胡大夫有个年纪很小的师妹,但是在她十五岁那年,来京城游玩时失踪了。

这些年胡大夫一直在寻找她,可惜都没有消息。

没想到最后是在冷宫里找到了。

可惜的是,找到的是一具尸体,根据周神医的判断,人至少离开两年了。

“怎么死的?”

“是被杨礽勒死的。”

“啊?为什么?!”

林语安非常惊讶。

“据先皇后的大宫女说,那位小师妹在一次出游时,遇上杨礽,两人一见钟情,她就跟着杨礽回宫了。”

“只是两人的身份不相配,戚贵妃不同意,那位小师妹只能暗暗的跟在杨礽身边。”

“后来杨礽起了夺位的心思,小师妹为了帮他,还做了许多毒药,让他可以控制手下。

还有这些年,为了能在冷宫里活下去,也会用那些毒跟何皇后交换物资。”

这也是希希身上的毒的来源。

希希母亲快要生产时,家里仆人送了一份点心给苏云笙,但是希希母亲饿了,苏云笙便让给她吃。

谁知道那份点心是加了料的。

最后希希母亲拼命把女儿生了下来,却发现毒已传到女儿的身上,为了让女儿活下来,就把自己全身的功力都传给她。

但希希母亲的命也保不住了。

因此希希的生日也就是希希母亲的忌日。

……

林语安:“……”

难怪杨礽失势这么多年,手下还这样死命跟随。

甚至还可以渗透进宁王的手下中。

林语安不解,“既然这样,杨礽为什么还要勒死她?”

“好像是小师妹想带杨礽离开冷宫,但是他不愿意,也不同意小师妹自己一个人走,于是……”

真是好可怕的人!

到了夜里,外面突然传来一阵琵琶声。

希希立即爬起来,穿上衣服往外跑,林语安只来得及喊早点回来,就看不见人了。

那琵琶是苏云笙弹的。

第一次听说这件事时,林语安整个人都惊呆了。

没想到大反派居然会弹琵琶!

有时夜里要来找希希,但他又不方便过来,就会弹琵琶引希希出去。

不知今晚要等多久。

“安安!”

没想到,才一会希希就回来了。

“今天这么快?”

“哥哥想见你,可以吗?”希希期待的看着她。

林语安愣住了。

“哥哥要跟你说他的秘密!”

但希希很快又嘟起了嘴,闷闷不乐道:“但他不让我听。”

林语安抬起手摸着她的头,“不怕,我去听听看,如果可以就告诉你。”

“嗯!”

希希立即转身去帮她拿衣服,同时还不断回想着,哥哥让自己说的话,有没有遗漏的。

等林语安收拾好,希希就抱着她用轻功飞到了屋顶。

听到动静的张大侠,跑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家少爷在夜会佳人,撇了撇嘴又回去睡觉了。

希希把林语安放下后,也马上跑了。

虽然已经上过很多次屋顶,但林语安还是会害怕,在希希离开后,她的脚就马上软了,差点坐在屋顶上。

这时一只温暖的手,立即扶住她,“别怕,有我在!”

声音很好听,林语安的耳朵瞬间就红了。

“有什么事不能白天说,非要大晚上跑过来?”

“我前些日子做了个梦。”

林语安:“……”

想说关她什么事,但最终还是忍住了。

毕竟早点说完,她就能早点回去睡觉,还是不要因为扛人,而节外生枝浪费时间。

“我梦到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林语安转头看着他,“怎么神奇法?”

苏云笙见她终于正面看自己了,立即扬起一抹笑,“那是你曾经住过的世界。”

“!!!”

林语安僵住了,后背一阵冰凉。

苏云笙慢慢的说着,自己看到的事,还感叹着不知大晋朝要多久,才能有那样的繁华。

等他说完,林语安咬了咬唇问道:“你想怎么样?!”

苏云笙轻轻的把人拉到怀里。

“我娘是一个生而知之的人……”

林语安静静的听着,苏云笙讲述那位叫戚雪霏的女子,短暂的一生。

原来戚雪霏跟她、和齐舒玥一样,都是带有前世记忆的人。

林语安悄悄瞥了苏云笙一眼。

难怪她想要做些什么,大反派都会帮自己去完成。

不知为何,她突然觉得很安心。

“这就是你之前要跟我说的秘密吗?”

“不是。”

“啊?!”

“告诉你我母妃的事,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并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

林语安:“……”

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

其实她早已不是一个人了……呸!

她知道齐舒玥已经发现了,但两人为了彼此的安全,都心照不宣,没有去点破那层纸。

但该合作的时候,还是会合作的。

只不过都会找着各种借口,把事情说出来。

“安安!”

发现她在走神,苏云笙无奈的喊了一声。

“嗯?”

“你不想听我的秘密吗?”

他的气息就在林语安的脸上飘过,这让她又红了脸,“听!我听!你离远点!”

苏云笙笑着后退了一些,“我的秘密,就是能通过梦境,看到一些别的世界的内容。”

“啊?!”

这不是跟她差不多?

“说起来,我发现这个能力的时候,还是安安刚回京城,那时你正好住在太史令府的庄子里。”

……

十年后。

丁香巷里到处都装饰得红彤彤的,还时不时响起炮仗声,很喜庆。

一些不明就里的路人,好奇问道是怎么了,难道这里又有什么好事发生?

经人解释后才知道,这是林家那位郡主终于要嫁到苏家了。

“就是跟苏大人定亲快十年,林家一直舍不得嫁出去的林县主吗?不是县主吗?怎么你说的是郡主?”

“你这些日子不在京城吧?是上个月加封的。”

“哦,这回是为了什么?”

“那个种痘你知道吧?”

“你是说将牛痘种到人身上,用来预防天花的事吗?”

“没错,那是林郡主跟齐家的姑娘一起想出来的,这可是救人活命的大事呀。”

“原来是这样!”

……

林府内。

林若晨紧紧握住双手,努力的克制自己,但没一会他就忍不住了,眼里的泪水如决堤般涌了出来。

“安安,要不我们不嫁了?!哥哥养你一辈子!”

程蓉蓉用力的拍了他一下。

“你胡说什么?再不嫁,希希就要把我们家给拆了,到时苏云笙再跟圣上说些什么,你就别想留在家里了。”

云家来帮忙送嫁的表哥们,都忍不住笑了。

林语安:“哥,不用担心,我就住在隔壁,什么时候想见我了,派个人过来说一声,我马上回来。”

程蓉蓉没好气的瞪着她。

“出嫁的姑娘,怎么好总是回娘家呢?到时我们去看你就好了。”

“嘻嘻,一样的啦。”

这时青禾带着全福太太进来,说:“吉时快到了。”

程蓉蓉立即把喜帕给林语安戴上,嘴里吩咐着:“快,快点!”

没一会,苏家来接新娘的人就到了。

只是不管云家几位公子如何设置关卡为难,在杨显动脑,沐晨动手的合作下,都被一一破解。

苏云笙只要站在一旁就好。

伴随着全福太太的吉祥话,林语安拜别了父母的牌位,被林若晨背上了花轿。

四周的炮仗声,也越来越多,她的花轿和嫁妆绕着京城走了一大圈,最后再回到丁香巷。

只不过花轿进的是隔壁的苏宅。

拜过天地后,众人原本想要遵循传统闹一闹洞房,但是看到苏云笙脸上那灿烂如阳光的笑容后,所有人都打了退堂鼓。

他们还想活着娶媳妇的。

被送到新房里的林语安,正在纠结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安安,我回来了。”

“这么早?!”

“不早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呀!”

林语安撇了撇嘴,每次听到大反派说这些话,她都觉得很违和。

苏云笙用喜秤挑起喜帕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干嘛了?”

“我家娘子真美!”

林语安不喜欢化妆,所以平时都用素脸示人,但因天生丽质,一点都无损她的美貌。

现在上了新娘妆,就更美了。

要不是苏云笙早早跟杨旭要了赐婚的圣旨,把人给定下来,林家的门槛早就被求亲者给踏破了。

“口甜.舌.滑!”

“哦,你怎么知道的?”说着话,苏云笙就凑了过来。

林语安的脸更红了。

苏云笙双眉一挑,在她耳边说道:“我昨晚又做梦了。”

“什么梦?”

“原来那边对运动还挺有研究的,我们可以从今晚开始,好好试一试,研究一下。”

“你!你这个大坏蛋!”

她怎么可以忘记,大反派就算变好了,本质还是坏的!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