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1章 故仗夜行(1 / 1)

北朝帝业 衣冠正伦 3130 字 29天前

第1141章 故仗夜行

邺都北宫便是原本的北城文昌殿、听政殿等宫室群,旧年文襄皇帝遇害之东柏堂便位于此间。此间宫室相对独立于南面新营建的邺宫之外,而太子宫同样也位于近处,便于出入,因此太子高殷也常常留宿于此。

河南王高孝瑜在率领一部禁军甲卒抵达北宫之后,以城外变乱加剧为由,提出要入驻北宫、协同防守,但其本意自然是要控制住留宿北宫的太子高殷。

值守北宫的禁军都督成休宁在听到高孝瑜的要求之后,却并没有开门放行,而是大声回答道:“某等职在宿卫北宫,未得监国太子军令,不敢私放别方部伍入宫。大王请引部暂退于外、勿留此滋扰宫防,待得太子调令之后再入不迟!”

“蠢物,难道没有听到我所告城外乱情加剧?我今奉赵郡王命增援北宫,竟为尔徒所拒,如若太子遭受惊扰,小心尔等小命不保!速速放行!”

高孝瑜在听到这话之后,当即便指着宫墙高楼上不肯放行的成休宁破口大骂道。

然而成休宁对此喝骂声置若罔闻,非但没有丝毫要作放行的意思,甚至还着令身旁卒员们引弓威吓。

高孝瑜看到此人如此的顽固死脑筋,便也只能暂时引部推却,只是在退后之前还大声呼喊道:“速速通禀太子殿下,待我入宫之后必将尔徒加以严惩!”

成休宁并未因此威胁而动容,待到迫退高孝瑜一行之后,才又安排卒员入宫去奏报并请示太子。

这会儿虽然已经夜色颇深,但在事情还没有妥善解决之前,太子高殷也是了无睡意,正在北宫殿阁中有些烦躁的翻看着一些都督府文书,此时听到卒员奏报变乱又有加剧,他不免眉头又是一皱,点头允许守军将援众放入宫中,但却特意交代不需要河南王入宫宿卫。

高孝瑜在北宫外焦急的等待了好一会儿,可是当宫奴行出传令的时候,却不想竟是这样一个结果,他自然满心不爽,当即便怒声道:“为何不准我入宫宿卫?难道有人在太子殿下面前进献邪言中伤我,使太子对我心生提防疏远?”

“不、不是的,太子殿下有言,旧年世宗文襄皇帝遇害于北宫,太子因恐大王触景伤情、不能安心于事,所以才特嘱不需大王入宫,可请赵郡王另择别员来参宿卫,大王请回营休息罢。”

宫奴见高孝瑜如此恼怒,心内自是一慌,忙不迭回答解释道。

高孝瑜听到这话后,顿时便倍感无语。他当然也敬爱怀念他的父亲,可现在是怀缅伤情的时刻吗?太子这一番人情照顾的当真是没有必要,但却又歪打正着,让他一时间倍感无奈。

“当下情势紧急,又岂可再兼顾其余事外的杂情。我今受命而来拱卫太子,生死都可置之度外,又岂会因怀缅故人故事而伤情累事!况此众军士皆受我节制,仓促换将难免将士失协,如若宿卫之事有所疏漏,更是追悔莫及。”

高孝瑜自然不肯乖乖离去,当即便又瞪眼疾声说道:“速速入告太子,我已摒却故情伤怀,当下唯以护卫太子万全为计,请速速放行!”

宫奴听到这话后,只能再告罪一声,然后便又匆匆返回北宫。

值守都督成休宁见状后,便在城内唤停了传信宫奴稍作询问,当听到河南王执意要亲自率兵入宫之后,眉头当即便微微一皱,便将此间军务暂交由副将打理,他则亲往殿中劝告太子要慎重,眼下北宫防卫完好,也并没有要招纳援兵的需求,深夜时分人多眼杂,反而不利于宿卫防守。

且不说被阻拦在北宫之外、难以入宫的高孝瑜,高湛在离开自家府邸之后便一路径直向北城而来,原本他打算直向三台而去,汇合已经控制住禁军的同党们再作别计,毕竟只凭身边这几百名家丁徒卒实在是也难当大用。

只是在途经北城的丞相府时,同行的和士开便提议道:“大王此夜并未相共举事,待到局面有所稳定才匆匆而来,恐怕三台群徒会因此而见轻。当下都畿内外多有闹乱,丞相府想必空虚无备,不如先入府中,收夺丞相仪仗以壮行威,如此才能让观者生畏、人莫敢轻!”

“此群徒之所以能够入事,皆因我之故,他们安敢轻我!”

高湛在听到这话后,当即便瞪眼怒声说道,但在想了想之后,还是采纳了和士开的建议,转道直奔丞相府而去。

北城丞相府,其实是旧年高欢、高澄父子在邺都治事时的官署所在,如今朝中虽有杨愔担任宰相,但杨愔主要活动在皇城外朝尚书省中,鲜少到丞相府来,因此眼下的丞相府并非城中剧要所在,所以守卫力量也并不多。

故而当高湛率众冲来的时候,丞相府一干守卒们顿时被冲的有些发懵,下意识的便逃散开来。也不怪这些守卒们如此不堪,他们也实在想不通何以丞相府会遭受攻击。

因为在北有北宫、东宫与监国大都督府等一系列要地,在南过了漳水更是宫城所在,丞相府中除了旧年的一些仪仗文物之外,实在也不剩下什么重要的事物了。真要有什么乱臣贼子搞事情,当然也不会选择这里。

然而他们今天就是遇了邪,高湛率领一众府员冲入府中后,和士开当即便率领徒卒在封锁多时的库房中将一干积灰蒙尘已久的器杖文物重新翻找出来,发放给一众随从们装扮起来,一番捯饬下来,倒也有模有样。

“太祖皇帝旧年出入都畿,威仪不过如此,大王如今复执仗而行,都畿之内谁敢阻拦!”

和士开在一通忙碌整理之后,便指着这一支威容大壮的队伍笑着对高湛说道,而高湛闻言后便也不由得连连点头,直叹当真有那种感觉。

只可惜眼下正值深夜,这一支队伍行走在本就行人稀少的街道上乏人观赏,但就算是有人看到了怕也不敢阻拦,倒也不是单纯的畏惧仪仗威严,更多的还是怕了这仿佛猛鬼夜游的阵仗。神武皇帝都已经死了十多年,其仪仗再如同诈尸一般的出现在邺都街头,这换了谁瞅见了能不害怕?

但无论什么人、什么事,只要自身拥有强烈的信念感、愿意相信这是真的,那自然会迸发出一股让人心折的自信气质。总之高湛一行这会儿是自信十足、无所畏惧,沿着长街一路畅行。

当一行人正要折转西行向三台而去的时候,便发现了被阻拦在北宫外的高孝瑜一行。

高湛见状自是大喜,当即便率众走上前去,只是当知道高孝瑜是被堵在北宫外、不得其门而入的时候,他当即便皱眉道:“你今晚所行何事难道不知?莫非以为自己是来参宴、主人不许便不敢入?”

高孝瑜在听到这指责后当即便脸色一红,垂首小声辩解道:“我当然也想过强攻入内,但是北宫宫墙高大坚固,一时间怕难攻克,反而使守军惊觉,更难入内……”

“不能强攻,难道还不能智取?”

瞧着有些死脑筋的高孝瑜,高湛有些无奈的叹一口气,然后示意他站在一边等着看自己的表演,旋即他便走上前去,向着城头上大声呼喊道:“孤乃长广王,尔等守卒听令,速速传告城中太子,告是城外乱军已经入寇城中,进扰皇城。

孤本率家奴于宫前驻守,无奈贼势太强,不得不退避此间邀太子率禁卫同往迎敌。军情紧急,速告速告!若贻误军机、以致乱军寇入内宫,滋扰皇后等后宫尊体,尔等军卒百死莫赎!”

城头守军闻言后自是一惊,忙不迭入宫奏报。此时的北宫殿室中,太子高殷刚刚被都督成休宁劝告以静待变,却又听到长广王也已至此,而且带来更急劲爆的消息,一时间也是慌了神,忙不迭便起身向外行去。

“殿下且慢,若城中乱象果如长广大王所言那般严重,何以北城一无所觉?”

成休宁心中仍觉不妙,当即便又皱眉劝阻道。

高殷闻言后却摆手道:“长广王是我亲叔,想必不会轻易虚言骗我。是或不是,都应当面问清。今皇父在外,家国诸事尽付于我,皇母又居内宫,恐遭贼扰。将军切勿复言,累我背负不忠不孝之名!”

说完这话后,高殷便直接向外行去,来到北宫宫门前,着令守军打开宫门,并将长广王等招至近前来问话。

高湛带着高孝瑜来到宫门前,先向太子稍作见礼,然后便指着其身旁的成休宁对高孝瑜问话道:“是否此徒拒你于外?”

高孝瑜闻言后便忿忿点头,而高湛则指了指成休宁并喝令道:“你入前来!”

“大王……”

成休宁迈步入前,方待辩解几句,然而高湛却直接抽刀在手,大吼一声后跃起身来直将其人劈杀当朝。

这一幕自是吓呆了内外众人,全都不由得惊呼一声,太子直被身旁禁卫拖到后方保护起来,兀自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情景,惊声问道:“阿叔何以行凶杀人?”

“臣为太子锄奸也!”

高湛倒也光棍,一刀劈杀成休宁后见诸禁军将士持械围来,忙不迭弃刀跪地并大吼道:“太子难道要杀害亲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