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踏平闻家堡!(1 / 1)

霸武 开荒 7534 字 9个月前

秀水郡,上官大宅后院听香水榭。

上官神昊正在绣着花。

他右手拿着一块绸缎,用他的钢铁左手穿针插线,竟然手如翻花,无比灵巧,且异常精准。

没过多久,一朵活灵活现的莲花现于绸缎上。

对面的隆衡看着这一幕,眼里面现着佩服之意。

他知道上官神昊,正在用绣花的方式练习,极力掌控着这条钢铁左手,如今这只手的灵活性与精准性都与真正的手臂相差仿佛。

断臂对于上官神昊的影响越来越小,未来他甚至可以借助这件价值连城的五品法器,变得更加强大。

“时辰已经不早了。”

上官神昊蓦然停下了动作,看向了东面天空,他迎着朝阳,微一眯眼:“楚希声出兵了没有?”

隆衡眉梢一扬:“不清楚,不过昨日夜间,楚希声就将撒在运河沿线的帮众,全都召回了西山镇。西山堂的所有坛主与副坛主,也都集中于他的楚家大宅。预计他今日清晨出兵的可能性很大,当然也有临阵畏战的可能。”

隆衡说到这里洒然一笑,他抬手给上官神昊沏着茶:“其实他今日攻不攻打闻家堡都无所谓,从此人接手乡正一职开始,他的结果已经注定,上官家主何需如此在意?”

楚希声如果出兵闻家堡,自当折戟于那座坞堡之下。

如果此人临阵畏战,龟缩于西山不出。那么西山镇的五十万石春赋,三十一万两人头税都将由楚希声一家承担。

届时郡衙可光明正大,籍没楚希声手中的田土,由此将那条小运河掌控在手。

至于临海的那几家世族——只要他们秀水舍得一些股份,不难安抚。与谁做生意不是做?

在隆衡看来,楚希声接手刘定堂的‘乡正’之位,实为败笔。

这虽能让楚希声更方便的控制地方,掌控西山镇,甚至为麾下帮众换取半官方的身份,便利极大。

不过楚希声此举,也给他埋下了致命的隐患。

刘定堂之所以能坐稳‘乡正’,是因郡尉沈周与郡军的支持,那些地方乡豪也肯卖沈家颜面。

楚希声一介草莽,凭什么让那些西山猎户,地方乡豪,都听从其令?

上官神昊却凝着眼,看着自己的左臂:“可我不甘心啦,不取此子性命,终不圆满。”

隆衡神色了然。

他也不甘。

虽然隆盛与他没太多感情,可那毕竟是他的弟弟。

隆衡唇角微扬:“上官家主放心,此事我已有安排。等到一个月期限一至,官府即可以征税不力的罪名捉拿此人,届时你我,都会有一个公道。”

征税不力,自然罪不至死,最多也就是判个籍没家产,发配边境的罪名。

可一旦定下罪名,他们就有无数可以下手的机会。

且能让无相神宗方面无话可说——

也就在此时,隆衡忽然神色一动,接过窗外穿飞进来的一枚信符。

他看过内容之后,就眉眼微扬,现出了一抹笑意:“楚希声已经在半刻前从西山发兵,西山堂全员七百人,正在向闻家堡进发。”

“好!”

上官神昊冷峻的面上,终于现出了一抹笑意。

他放下了手里的绸缎,目里面透着极致的怨毒与仇恨:“吩咐下去!我不希望看到楚希声活着离开闻家堡。”

“他走不出去。”隆衡神色淡然,语声凝冷如冰。

今日一战,西山郡军,闻家堡,云鹤山庄加上九刀坞与白云寨,总数九位六品下,三十五位七品,还有五千精锐战士。

他拿什么走出闻家堡,就凭西山堂招揽的那群乌合之众?

※※※※

同一时间,在闻家堡内。

云鹤刀殷阳跃下马匹之后,就匆匆的踏上了坞堡中央的石质箭楼。

他没有选择固守云鹤山庄,而是打探到西山堂动向之后,亲率庄中所有八品以上的高手,疾奔至此助阵。

在殷阳看来,如果闻家堡能守住,那么云鹤山庄自可安然无恙。

如果闻家堡守不住,云鹤山庄也多半要完。

殷阳登上楼的时候,望见他的好友闻天财,正站在城垛旁往外看着。

“情况如何?”殷阳大步走了过去,也往坞堡的前方眺望。

他的眉眼顿时一凛。

只见坞堡的前方二里处,正整齐排列着一座小型军阵。

约莫七百人左右,都穿着簇新的皮甲,手持着法器级的刀剑。

他们的前方,还摆放着三十架用马车拖拽来的四臂床弩。

“嚯!”殷阳一阵咋舌:“看这军阵,这些甲胄,竟有些边军的气势。”

“都是样子货,他们的这些帮众加入西山堂才不过一个月,哪能有边军的能耐?”

闻天财背负着手,神色淡然。

“方才那个姓楚的小子,派人进来给我下最后通牒,说是给我最后一次机会。现在我交齐税赋,再给他二十万两魔银的补偿,他这次就不与我计较。如果不交,今日就夷平我闻家。

我寻思这马为何总不知自己脸长,牛也不知自己角弯?于是就将那人的耳朵割了下来,将他赶了出去。所谓先礼后兵,预计此人也该动手了。嗯?”

闻天财望见对面阵前,出现了一只高约三丈的大型狻猊火兽。

他眉梢微扬,随后就讽刺的笑了笑:“这请神之法不错嘛,看这狻猊,神形具备,似模似样的。”

松鹤刀殷阳也没怎么在意,他以手按刀道:“我刚才过来的时候,看见西山郡军那边出兵了。阎过这次倒是尽心守诺,用足了力气。全军距此不到二十四里,预计一刻时间,他们就可兵临西山堂的后侧。”

闻天财却毫不在意,他用马鞭往前方指了指:“其实不用郡军,我这闻家堡固若金汤,家将四百,庄丁千员,七品七人,加上你与沈郡尉援助的人手,足以让他们头破血流!你看我这大门,内外二重,前面是铁木制作,后一重是精炼黑铁,攻城锤都打不破——”

就在这个时候,那只狻猊忽然往堡门疾奔而来。

它奔行的速度奇快,化作一团肉眼难以辨识的红光,‘轰’的一声撞击在堡门上。化作了滔天烈焰,不但将整个堡门吞没,甚至还蔓延到两侧的石墙上。

使得墙上的庄丁纷纷逃避,远远撤开。

其中有几人躲避不及,直接被那赤红烈焰吞没进去,须臾间烧成灰烬。

与此同时,西山堂的三十架四臂床弩,还有众多弓手与弩手,都纷纷张弓搭箭,往城门口的方向攒射。

那些四臂床弩还好,射程可达五六里之距。

那些弓箭,有效射程却只有一里多。

不过这时候,楚希声身边却刮起了一股狂风,风助箭势,推升着所有箭雨,轰射在城门口处。

那竟然都是价值二十两魔银的爆炎箭,数量足达四百。还有三十根床弩巨箭,几乎穿透了木门。

当这些爆炎箭纷纷炸裂,那第一重木门直接被炸为齑粉。它们炸开的火焰,则被火兽‘狻猊’席卷裹挟,化作赤红火海,烧灼着后方的黑铁大门。

闻天财摇头不已:“蠢货!这黑铁大门厚达一尺二寸,他们难道还能把我的铁门烧穿——”

他的语音却戛然而止。

闻天财的目光已经透过那焰光与炎气,望见那扇铁门正在快速融化!

闻天财的眼神一阵呆滞,忖道这是什么火?竟然能烧穿他这厚达一尺二寸的铁门?

四百支爆炎箭,竟然有这样的威力?

“不对劲!”

云鹤刀殷阳的瞳孔收缩:“是炎之真意!那头‘狻猊’,至少内蕴八重的炎之真意!”

这请神之法何止是神形俱备?简直就是把真正的狻猊之灵给请下凡间!

刚才那个施展请神术的,似乎只是一个八品术修?

楚希声的西山堂,竟然还有这样的术法天才?

殷阳呆了片刻,就走到城垛前,俯身往下怒吼:“伱们还愣着做什么?所有术师,都给我去灭火!其余人等,给我去提水灭火——”

闻天财在闻家堡内,供养着六位八品术师,沈家也支援了三位。

这就人联手施术,瞬时招出了一条巨大的水龙。长达三十余丈,粗达四个水缸。

这水龙扑上堡门之后,瞬时‘滋滋’作响,激发出无数水汽,整个坞堡内白雾蒸腾,在狂风的作用下往堡内四面弥漫。

殷阳的脸色却有些难看。

只因这水虽然令那黑铁大门上的火焰稍熄,那铁门本身因快速降温之故,表面已出现了许多裂纹。

不过更让殷阳惊悸的是,仅仅一瞬之后,随着堡外的西山堂军阵射出了第二波爆炎箭,大门口不但火势再燃,那狻猊神兽也再现凶威,使得周围的水汽也在化火燃烧。

“这大门撑不住了。”

殷阳的面色微白:“这个术师有点门道,闻兄可聚集庄丁,在门后结阵阻敌!”

此时那些术师,已经招出了第二条水龙,狂扑在城门口上。

下一瞬,这精炼黑铁制作的大门轰然裂开,化作了片片铁块轰然坠落。

殷阳对此早有预料。

他之所以没有阻止,是因这些术师不用水龙灭火,那铁门也会在顷刻间融化。

且那‘狻猊’火兽气势逼人,如果不能压制它的火势,那滔天烈焰会漫卷整个坞堡,更加麻烦。

闻天财的面色,则是一片铁青:“庄源!你率二百家将,给我堵住大门校场。要最精锐的人手,给我堵死了!其余人都给我上墙,给我射死他们!”

庄源是闻家的首席家将,修为七品上。

此人闻令,当即就点齐了一大群的精锐闻氏家兵,在大门后方结阵。

堡内的四面石墙与箭楼上方,更有六百余人,都手持着弓弩,神色肃穆,严阵以待。

闻天财则双手紧紧攥着,在城垛上重重一锤:“想要踏平我的闻家堡,他们做梦!”

他还有三百弩手,三百弓手,都训练有素。

即便西山堂攻入进来,他也可将这群杂碎全出射杀于石堡内!

此时在坞堡之外,鲁平原瞠目结舌。

那两扇厚重结实,如铜墙铁壁般牢不可破的大门,居然就这样被烧毁了?用时都不到五十个呼吸!

楚小妹召唤出的狻猊神兽,竟有这么厉害?

那位楚家小妹年纪轻轻,如她兄长一般的病弱。

小脸苍白,瘦弱到仿佛风一吹就得飘走。

如果不是她眉眼中蕴藏的那股凌厉英气,那模样就与养在深闺的病弱闺秀一般无二。

鲁平原万没想到,此女的术法竟然这么厉害。

这对楚家兄妹,居然都是万中无一的天才——

不过接下来的情况还是凶险。

石堡里面还有四位六品下的战力,闻天财与云鹤刀殷阳两家合力,共有十几个七品,这座坞堡还是稳如泰山。

除非楚希声现在退兵,或有一线生机。

楚希声对身边原字坛主的心思毫无所知。

他见那前后两扇大门都被攻破,就一拂大袖:“停箭,备刀!”

再继续射下去他就得破产了。

一根爆炎符箭二十两,四百支就是八千两,射了两轮一万六。

还得加上四臂床弩专用的巨箭,这种箭二百两魔银一支,不过威力却可达普通爆炎符箭的十三倍,性价比更高。

众多弓手与弩手当即纷纷收起弓弩,抽出了刀枪。

陆乱离则看着楚芸芸,啧啧有声的感慨:“八重炎之真意,六重雷之真意,六重烟之真意,芸芸在请神术上的天赋,居然如此了得!这只狻猊的威能,足以比肩七品上的顶级炎系术法。”

她又转头,看着那弥漫笼罩着整个闻家堡的白雾。

陆乱离不由眯着眼,忖道这该不会是楚希声故意为之?

她正愁大庭广众之下,不好暴露真正的实力——

楚希声则哑然失笑。

那‘狻猊’可不是请神术,而是披了一层‘请神术’皮的‘拟化术’。

楚芸芸今日已经非常收敛了,否则九重的炎之真意都可拟化出来。

她的那灵煞‘狻猊’,甚至还未混入其中。

“这些废话,以后再说不迟。”

楚希声已抽出了他的巽风震雷刀:“传我之令,除曦字坛外全员压上!今日斩一人赏五两,斩九品赏二十两,斩八品者赏五十两!斩杀七品,或六位八品以上者,可直升坛主!我给诸位半刻时间,半刻时间内踏平闻家堡!”

西山郡军距离此地应该还有十七里,也就是说他们只有不到一刻的时间,用于解决闻家堡的战事。

鲁平原暗暗摇头。

现在的西山堂,只有两个七品,其余包括堂主楚希声在内,都是八品修为。

他们该怎样才能在半刻之内,将闻家堡踏平?

就在鲁平原思忖之际,楚希声已飞身而起。

他腾空至七丈高处,如一只大鹏般掠空滑翔,且一滑就是七十余丈的距离。

那坞堡中瞬时间射出四百余支箭,密密麻麻的往他攒射过来。

不过这些箭雨,却都被楚希声的双刀封锁,不能近身。

他没有刻意将箭支反射回去,一双刀影却密不透风。

同时借助身法,在变幻挪移,增速减速,使得真正能射准他的箭只不到三十,轻而易举就可拨打扫开。

就在须臾之后,魏阳与李神山两人也都从后方追了上来。两人的战力直追六品下,都身法过人,剑术高深,更分摊了楚希声的压力。

楚希声仅用了十数个起落,就来到了石堡大门的上方。

此时他所有的精神意志,都凝聚为一,激发到了顶点!

“锵!”

随着楚希声在空中一挥长刀,一只狰狞的巨兽在空中显现形状。

它龙首豺身,口衔战刀,浑身盘绕着庚金之气。

随着那战刀震荡,发出‘铿锵’一声金属锐鸣。

楚希声在上千人的敌意与杀意刺激下,增至第九重强度的睚眦刀意,瞬时横扫全场。

这一次的情况,比前次与西山郡军的那一战要好许多。

提升到五重的纯阳,还有三重的太上通神,使得楚希声的精神力量增长近倍!

楚希声刀意斩出之后,脑海竟只稍稍晕眩。与此同时,他也支撑起了更加强大的刀意,强度几乎直逼十重!

这一瞬,周围三十丈内,堡墙上几乎所有的弓手弩手,还有堡门之后结阵守御的众多闻氏家兵,都只觉一口刀劈入他们的精神意海,让他们脑内晕眩锐痛,思维完全僵滞。

那些距离较近,修为较弱的更是七窍流血,不能自控的跪倒在地。

这使得坞堡中的箭雨为之一寂,出现了巨大的空档。

于此同时,魏阳与李神山两人如苍鹰般坠落于石墙。二人仿佛龙卷风般的往石墙左右方向扫荡,一路过处,所向披靡。那些箭手,要么被逼下城墙,要么被直接打死。

舟良臣与向葵,王政三人,还有那众多修为八品的副坛主落后一步。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在进入堡门时还稍稍迟疑,无比谨慎。可随即就发现,楚芸芸招出的狻猊火兽正在前方肆掠,四面冲击,闻家的数百精锐家兵也在楚希声的刀意镇压下,神色痛苦,动作迟缓。

这一瞬,所有人都放下忧虑,如狼似虎般的杀入到前方的军阵当中。

“该死!”

在中央箭楼,云鹤刀殷阳透过那重重白雾,看着那个傲立于城头上的颀长身影,瞳孔一厉。

因白雾阻隔,他看不清楚希声的模样,却知此人必定是西山堂主楚希声无疑!

他暗暗心惊。

忖道这就是楚希声的睚眦刀意?果然强大的可怕!竟仿佛能以一己之力,镇压千军!

怪不得年前此人能与‘铁牛’贾大力合力,大破西山郡军!

殷阳眯起了眼:“我去会会此子,不能让他再放肆下去。闻兄,你得想办法拦住那两人。这也是个大麻烦,我们要守住这座堡,这堡墙绝不能有失。”

——那两个在墙头肆掠的武修,战力竟直追六品下!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闻家堡内已经有三位七品被他们打死打伤。

“殷兄尽管去!那两人我自有办法。这次沈家援助了我两位六品家将——”

闻天财的脸色更加阴沉。

他有点后悔了,没想到这个建立不到两个月的铁旗帮西山堂,竟然如此的凶悍!

闻天财不觉得自家会输,不过闻家堡至今以来的伤亡损失,让他感觉肉疼。

如果有重新选择的机会,闻天财一定会更谨慎,不会跳得太前。

不过就在殷阳准备离去的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从浓郁的白雾中穿空而出,飞落在了中央箭楼。

闻天财与殷阳顿时瞳孔一收,看向了落在他们后方的少女。

那是一位年纪十五岁左右的少女,梳着一头精致的百合鬟,五官妍丽,琼鼻秀挺,眉心间嵌着一枚百合形状的宝石花钿,眼睛则大而妩媚。

她手提着一把雁翎刀,随手耍了个刀花,神色轻松自在,含着几分轻蔑的看着二人。

“一个区区六品下,一个靠法器战图推上来的废物,也敢来招惹本小姐坐镇的西山堂?”

陆乱离将刀花一收,美眸中透出了一抹凌厉杀意:“居然还敢斩去我家使者的耳朵,你们两个杂碎,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云鹤刀殷阳听着少女的话,心中阵阵惊悸。

他有着‘五感通灵’的感知天赋,感应能力在同阶中位居上游。

可是刚才,直到这少女接近到三丈,他都未能感应到她的存在。

闻天财却一阵暴怒:“贱人!给我滚下去。”

他直接拔剑,欲往陆乱离的脖颈轰斩过去。

不过闻天财的大剑才刚出鞘不到两寸,他的人头就已腾空飞起。

闻天财只见眼前一片三色刀光扫过,脖颈就蓦地一阵剧痛,眼前视野翻滚,他随后意识到什么,双眼顿时张大成铜铃形状。

而就在闻天财的头颅飞空,逐渐失去意识之际,云鹤刀殷阳就蓦地跃出中央箭楼。

他身影如云中之鹤,心胆俱丧的往北面方向逃。

殷阳已看出这个少女的修为,至少都是六品下!

而其战力,已经足以与五品高手正面交锋!

这是哪来的神仙人物?

一个十五岁的六品下,且是术武双修的六品下——哪怕是那些排位《论武神机》总榜前三的青云天骄都远远不及!

“想逃?”

陆乱离的唇角微扬,哂然一笑:“晚了!”

她微一挥袖,又是一道三色刀光挥掠,刀芒竟挥斥一丈。

云鹤刀殷阳飞在半空的躯体,竟被她的这一刀隔空劈成了两半。

陆乱离的唇角微扬,经历过‘燃血法祭’之后,她的战力确实更强大了。

以前她遇到殷阳这样的货色,至少得两刀才能解决。

陆乱离随后刀气冲卷,顷刻间就将中央箭楼上的众多箭手扫灭,随后就将目光转移向其它方向。

她在寻觅着沈家的那两个六品武修。

在上个月底,陆乱离好歹从楚希声手里拿了四百两的魔银,得对得起这份薪俸。

楚希声说要在半刻之内踏平闻家堡,那她就帮他踏平这座该死的坞堡。

而此时在白雾中,向葵也遇到了强敌。

他遇到了一位七品下,仗着一身巨力,将一口短枪轰砸扫荡,使得向葵不得不狼狈后退,甚至被逼退到靠上石墙。

他已退无可退,对方的枪法却依旧凌厉无匹,如影随形。

向葵的眉心紧蹙,他恼火之余,又觉无奈。

西山堂冲入石堡的人已经达到二十余位,这人干嘛非得找自己麻烦?

向葵有点后悔。

刚才不该贪图赏银,还有‘坛主’的承诺,杀那么狠的,想必此人是因此盯上了他。

向葵一边抵挡,一边左右偷看了一眼。

两边都是白色的烟雾,即便以他的目力,也只能看到三丈开外。

已经没人注意这里。

向葵的唇角微微一扬,他体内真元循环,身上掩饰修为的封印逐步解封。

“杀!”

就在此时,对面那人的短枪如龙,再次挟着千钧之力轰击过来。

向葵手中的刀,也蓦然爆出了一股狂风,他瞳孔中则现出一抹冷光。

极招*追风逐日!

出自北天门的秘式极招,让向葵的刀光化作一道肉眼难见的白光。

而这蓦然激增不下十倍的刀速,也让对手猝不及防,被他一刀斩入胸膛。

就在大约三个呼吸之后,终于斩杀了对手的向葵,先是在那具七品武修的尸首上滴了几滴化尸水,随后若无其事的提刀走回到了坞堡中战斗最激烈的所在。

就在半途中,向葵看到了王政。

两人都提着刀,隔着三丈距离对视了一眼,瞳孔都微微一凝。

向葵心内暗生凛然之意。

这个南天门的家伙,实力果然不俗。

刚才他看见王政,也遇到一个修为七品下的对手。

王政竟然也在短短十个呼吸内,就将对手解决了吗?

此人进入楚希声的西山堂潜伏,又是什么目的?也是对楚希声与日俱增的修为与实力,心存疑问?

向葵一边思忖,一边继续往前走。

就在十数步之后,他的脚步一顿,凝神看向了前方。

就在五步之外,舟良臣正在与两位修为七品下的武修激战。

他以一敌二,形势竟一点都不落下风。

而就在向葵犹豫着是否该上去帮忙的时候,舟良臣剑势大变。

他重剑挥动,竟凝聚出了无数浓稠的水元之力。

接下来竟一剑重过一剑,一连七剑,将两个对手劈得身影踉跄,几乎无法站稳。

向葵瞳孔收缩,认出那正是临海舟家,著名的极限杀招‘狂海七迭浪’!

一旦发动,对手在水元之力的缠绕困束下,想逃都逃不掉,只能硬撑过这七次重斩。

就在舟良臣斩出第六剑的时候,两人就已撑不住,一人的手臂被舟良臣强行斩断,另一人则被舟良臣的第七剑劈碎了脑袋。

舟良臣解决了两个对手之后,却满怀疑惑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剑。

他感觉今天的自己,比以前强,而且强许多!

自己的体内似乎又觉醒了一种血脉,让他在面临强敌的时候,得以爆发出更强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