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离乡虚怀纳因果,入山谈心算圣贤(1 / 1)

丧气仙 战袍染血 2470 字 8天前

第531章 离乡虚怀纳因果,入山谈心算圣贤

“这是……魔道气息?”

边上,有森森鬼气骤然显现,紧接着那鬼主舒展筋骨,重新起身,散发出真仙层次的气息与气势。

不过,比起在那迷离世界中时,鬼主身上的气势要跌落了不少,甚至只能勉强维持住真仙位格,全身上下都感受到一股深入骨髓的极致虚弱,那些与那本支撑着祂真仙位格的香火愿力,自然是被隔绝在外,无法影响此间。

因为虚弱,哪怕没有被针对,但此刻的鬼主依旧感受到了魔气威胁,仅仅只是余波波及,便令他本就岌岌可危的位格,有了进一步的松动!

但这个时候的鬼主,却已经没有了与陈渊战斗的念头与意志,毕竟对方所表现出来的手段,实在是太过惊人,不光能运用祂们这等天生精怪的神通术法,更是一个瞬间便将他压制封禁!

更因为天生精怪与天地之间的紧密联系,让鬼主深刻的感受到了,陈渊意志深处,那宛如天道一般厚重而又博大深邃的本质!

以至于,当祂回过神来,注意到自己竟是真的被带出了迷离世界,来到了自己口中的界外仙界时,鬼主竟无半点意外。

这时,见得陈渊再次施展魔道手段,祂反而并不惊讶,看着被镇住的三位剑仙,鬼主的心里反而逐渐平静下来。

“看来这个肆虐了吾等世界的外来者,即便是在界外仙界中,依旧是称霸一方的人物!嗯?”

突然,他察觉到了此方天地的古怪之处,似乎有无数纤细之丝正缠绕过来,要将自己整个人包裹!

“这些是什么?也是这界外魔的手段?”

祂悚然一惊,手捏印诀,想要催动天生神通,将那些丝线排斥出去,但没想到因远离了孕育自身的天地世界后,这股力量并没有爆发出来,反而因为力量离去,得不到呼应,令祂的体内出现了一个空洞!

嗡!

下一刻,无数因果丝线如同闻着腥味的猫儿一样,竟是一股脑的蜂拥而至,直入那空洞之中!

鬼主浑身一震,身上的鬼气越发浓郁,反而是那残留的香火烟气消散了不少,但除此之外,竟无多少异样。

“嗯?”

这时,原本并不在意鬼主复苏的陈渊心中一动,转头看了他一眼,双目之中华光涌动,直接让他窥破了对方的心中异样——

一个混沌黑洞赫然出现在这位鬼主的身躯之中,仿佛不在五行之中,偏生将那缠绕其身因果尽数都摄入里面,团成一团!

“祂这是将收拢因果,不沾自身?”

心中疑惑着,陈渊忽然心中涌起了一个念头。

“不知祂是只能收拢和自身有关的,还是但凡因果汇聚过来,皆可被祂吞没?若是后者,那可是能省掉我不少琐碎之事。”

这般想着,陈渊的目光又落到了三仙身上。

“这下齐全了。”

注意到陈渊的目光,三仙神色各异。

其中一人,深吸一口气。

“传音祖师阁下,你似乎误会了。”

经历过最初的惊愕,又受到魔气侵蚀,这三位剑仙的思绪明显受到了某种冲击,连情绪念头都无法拿捏。但他们到底是经历过许多,见识过大风大浪,位格并非虚妄,哪怕受魔道威胁,亦不至于彻底乱了阵脚。

“我等坐镇此处,并非是针对阁下。”半心剑尊定住了心思,站定了身子,竟朝陈渊拱拱手,说着:“自从阁下入了禁地,异象随之衍生,前后一年时间都未到,便波及八百里山川,引得凡间多有变迁,是以需要有人坐镇,可不是要算计于你!”

“琐事杂谈就不用扯了。”陈渊抬手止住对方之言,“你只管告诉我,这针对于我的局面,是何人发起,又进行到了何种地步?以及……”

??????55.??????

他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可有什么比较大的动静?连此处都有三仙镇守,又何况是其他地方?该是有不少人正在布局吧?”

“如今这诛音之宴,早已变了味道。”

云雾之中,悬峰隐现。

两道身影腾云驾雾,如两道流光,直指那云中山峰。

一人身披白袍,相貌英俊至极,留着一缕长须,背着一刀一剑,凌空踏步,乃是三宗之一的正气山真传弟子,南楚公子,正与人说着。

与他同行的另一人剑眉朗目,面如冠玉,却是个英俊至极的少年,只是却穿着月白道袍,看似神情温润,但眉宇间的那一缕傲气却也藏不住。

其人名为阚如意,道号圣云子,本在一个小宗道观出家为道,天资纵横,随即被云霄剑宗的绿云真人寻得,看出此人正是那双灵四圣的其中之一,于是各种迂回,才收入门中。

这时,这阚如意淡淡问道:“贫道新来,只是听说那传音阁祖师乃是一位大魔,威胁甚大,惹得诸多真仙为之头疼,为了广集两策,才有了这诛音之宴,听说有不少道中人杰在其中崭露头角,也曾有传音余孽想要混进来,结果尽数被抓。怎么会突然之间就变味?”

南楚公子叹息着道:“圣云子师弟新晋入门,对这里面的道道还不甚清晰……”

可不等他说个清楚,阚如意就打断道:“吾并未入门,只是个记名弟子,只是继承了剑宗前辈的道统与飞剑,并未改换门庭。”

“早就听说师弟你的性子,果然是名不虚传。”南楚公子也不意外,但话锋一转,“听说你当初与绿云真人约法三章,其中有一条就是听宣不听调,也不会响应山门之令,可为何如今又要来这诛音之宴?那寻常的小修、散修,可是对此事避之唯恐不及。”

“修到一时,闭门造成已无力前行,自然要求助于外。”阚如意倒是毫不在意,看着前面的琼楼玉宇,淡然的面孔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何况,这诛音之宴的主持者,乃是七尊仙人!几乎汇聚了三宗四派的全部精华,还愿意开坛讲法,天下间还有什么地方,能找到如此圣地?”

说话间,二人踏入宫殿楼舍之中!

顿时,眼前的景象赫然变化,内里竟是别有洞天,乃是一片鸟语花香的洞天福地,其中有一道道仙气萦绕之身影,或飞天遁地,或移形换位,都在朝着一处赶去。

南楚公子看着疑惑,寻得一个相熟的道友询问。

被他拦住的乃是一僧人,闻言就道:“今日乃是赤眉仙尊亲至!说是抓住了传音阁的重要人物,或能将那个藏匿不出的传音第三魔祖给引出来!”

“居然是赤眉祖师亲至!?”阚如意脸色骤变,清楚的显现出喜色,“他老人家也来开坛讲法?这整个天下间,就没有人比他的境界、道行更高!若能得其指点,我道定有”

南楚公子却是一脸好奇的道:“什么人能将那个自称传音第三祖的缩头乌龟给引出来?”

那僧人闻言,咧嘴一笑:“那自然是……他的后裔血脉!”

“后裔血脉?”这下子,连阚如意都一脸惊讶,“这怎么可能?若他真有后裔,几百年来岂能不知?”

“这具体为何,便不是我等可知了。”僧人说着双手合十,“只是知道,有赤眉老祖在,有那血脉棋子在,所谓传音第三祖根本不是问题,反手可镇。”

()